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雨雷电】(19)【作者:第一武士
风雨雷电】(19)【作者:第一武士
 字数:53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9回:妙计逃生命悬一线
 
  嬴春雷虽然上半身动弹不得,但下半身却恢复了一部分力量。
 
  他恼恨萧九点了自己穴道,使他无法去阻止章雅男被萧七欺骗,满肚子怒火 和慾火只能在萧九身上发洩,于是就使劲儿的往上一顶,把巨龙深深地插入那娇 娃体内。
 
  他一发不可收拾,下半身发力,巨龙不停的在萧九体内冲锋陷阵。
 
  「啊……大黑熊,你好狠啊!如果真的把你放了,你发起狂来,叫我如何受 得了啊……?」
 
  萧九被他勐然一插,立马放声大喊大叫。
 
  她虽然口口声声在埋怨嬴春雷,但娇嗲的语声令人一听就晓得她正在销魂, 绝不会有人把她的话当真。
 
  阅人无数的她首次与嬴春雷交欢就获得了无上快感,这除了是嬴春雷天赋异 禀之外,也是因为大多数男人都被她美色迷惑了,与她合体时都小心翼翼,唯恐 惹她不快,而嬴春雷却是含恨出击,每一插都力度十足,毫不留情,没想到却因 此使她高潮迭起。
 
  萧九的反应使嬴春雷哭笑不得,他原本是想要以此报复,结果却变成了取悦 敌人。
 
  他一时气愤,想要停止动作,但萧九却在此时剧烈的动了起来,犹如脱缰野 马般在他身上奔驰,一阵阵快感传送到他全身,使他欲罢不能,也随着萧九一起 往极乐仙境迈进。
 
  「大黑熊……你如此懂得取悦姑奶奶,叫我如何狠得了心把你杀了呢……?」 
  萧九一边仰头呻吟,一边胡言乱语。
 
  嬴春雷听了心中一寒,「难道嬴某纵横江湖多年,最后却落得一个死得不明 不白的下场?嬴某死了也不要紧,但雅男姑娘落在歹人手裡,她这人入世未深, 若没有人点醒她,后果不堪设想啊!」
 
  想到此处,嬴春雷咬一咬牙,「不!嬴某绝不可死!」
 
  他望了望萧九赤裸裸的玉背,心中有了个主意,「想要活命,唯一之计就是 儘可能取悦这女子,令她暂时捨不得下毒手。」
 
  他想通了就耳观鼻鼻观心,心无旁骛的使劲儿的抽插着萧九,务求令她心满 意足。
 
  他听着萧九的娇喘声就晓得她对自己的冲击非常受用,于是更是多加一把劲, 巨龙不断的在她花径里冲锋陷阵,几乎每一次都撞到花径尽头,使萧九欲罢不能, 沉醉于这男女之欢中。
 
  一时之间,男女之间那欢愉之声在那地下室里不停的迴响。
 
  话说萧七在章雅男品萧之下,整个人兴奋不已,但人总归是贪心的,他享受 了一盏茶时分后就想换个花样,突然把巨物从章雅男嘴中拔出,然后把伊人反过 来,让她趴在茶几上。
 
  「七哥……」
 
  章雅男虽然经验不多,但也隐隐约约猜到萧七的如意算盘,一时之间不由脸 红耳赤。
 
  萧七嘿嘿一笑后就跳到茶几上,双手从后捧着章雅男双乳,他那根巨物先是 在她花瓣上摩擦了几下,然后就开始进驻她花径了。
 
  他狠狠地插了章雅男几下,两人肉体的碰撞引发了好几声啪啪啪巨响,加上 章雅男若有若无的呻吟,那书房已被无边春色充斥,之前的文风荡然无存,这一 双男女就在一堆四书五经孔子孟子前放纵的欢好。
 
  萧七一心一意要征服这个铁血女捕快,在抽插之馀一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停 的搓捏着她一双美乳,同时还在她耳边细语,「雅男妹子,你可快活不?」 
  章雅男实在是羞于启齿,但萧七哪会轻易放过她?他多插了章雅男几下后就 故意停下动作,「雅男妹子,你喜欢七哥不?以后还要不要与七哥同欢?」 
  章雅男晓得若是自己不给他一个回复,他是不会动起来的,无可奈何之下只 好微微点了点头。
 
  看见章雅男就范了,萧七才重新动了起来,再次狠狠地往前一顶,把巨物深 深地嵌入伊人体内。
 
  他这次插入后并没有抽出,而是把巨物留在章雅男体内,把她那狭窄的花径 塞得满满的。
 
  他整个人都靠在章雅男玉背上,伸出舌头舔了舔她耳珠,「七哥想听雅男妹 子亲口说你喜欢我。」
 
  章雅男被他如此一舔,整个人都酥了,只能气若游丝的说了句,「七哥…… 雅男喜欢你……」
 
  萧七听了大喜,腰肢一提一沉,狠狠地抽插了章雅男一下后又说,「那以后 不许再想姓庾的那个小子!七哥会好好对待雅男妹子的。」
 
  章雅男默然了一瞬间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萧七以为她心身都被自己征服了,也就不再问下去了,继续大开大合的抽插 着胯下的娇娃。
 
  萧七心中其实是另有打算,「很明显庾靖风这小子对雅男有意。我这一举一 来可以打击他,二来可以把他引上门五马分尸!庾靖风性格喜怒无常,留他在人 世恐怕日后会成为祸根,被一些乱党煽动一起对付义父。一有机会就必须把他毙 了!」
 
  他有他的打算,而章雅男也有自己的想法。
 
  她虽然点了头,但心中依然是放不下庾靖风。
 
  确确实实,在此之前,萧七文采斐然,风流倜傥,使情窦初开的她在不经不 觉中为他倾倒,但庾靖风和嬴春雷的出现却改变了一切。
 
  庾靖风不羁的性格吸引了她,而豪迈的嬴春雷也令她别有一番感受。
 
  对比起来,她对萧七的仰慕之心已经被冲澹了,但当她面对着外表俊朗儒雅 的萧七时,依然情不自禁的陷入了他的情网。
 
  章雅男刚刚破身,花径非常紧凑,萧七与她欢好了一阵子后就渐有射意。 
  他努力的冲刺,务求要把章雅男送上极乐境界。
 
  在他剧烈的冲刺下,章雅男不停的发出欲生欲死的呻吟。
 
  她这些呻吟对于萧七而言无疑是天籁,令他更是鼓起劲来尽情发挥。
 
  汗水一滴滴的从章雅男玉体上流到茶几上,而萧七每一次抽出也把一些爱液 带到她体外,顺着她大腿内侧往下流。
 
  很快的,那茶几就已是洪水氾滥了。
 
  萧七终于压不住体内的热情,突然之间把巨物抽出来,然后跳到章雅男面前, 把巨物对住她俏脸。
 
  在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白流就从巨物喷出,准确无误的射在章雅男脸上。 
  「啊……七哥……」
 
  章雅男被那股热乎乎的浓精迎面射中,不由发出了一连串的娇嗔。
 
  萧七射了后再次爬上茶几,把软玉温香抱满怀,一双手不停的爱抚着还在激 动不已的章雅男。
 
  他一副浓情蜜意的安抚着伊人,「雅男妹子,你也累了。七哥这里平时是不 会有人过来的,你就先歇一会儿吧!」
 
  章雅男把脸上的浓精擦掉,微微点点头后就闭上双眼。
 
  萧七待她鼻息平稳后就缓缓的爬起来,走到书房另一个角落。
 
  他伸手把一幅字画挪开,那牆上就出现了一个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狭窄通道。 
  原来苏州城这衙门为了防止兵变在多年之前就建了好几间地下室,让达官贵 人有个避难之处。
 
  多年之后已经没有人晓得这些隐蔽的所在了,直到萧七来了才被他发现。 
  于是他就佔用了书房下面的地下室作为他的秘密基地。
 
  那地下室有几个进出口,万一被人察觉了,里面的人还可以用另一个出口逃 生。
 
  嬴春雷方才掉下去的是其中一个进出口,而萧七此时打开的又是另一个进出 口。
 
  萧七走入通道后就把字画挂好,循着里面的台阶往下走。
 
  他一边走一边想,「估计九妹此时已经享用完毕,就看她是否已经把那个大 个子给毙了。」
 
  他为人谨慎,既然下了杀心就必须要看见嬴春雷的尸体才放心。
 
  当他踏入那地下室时却发现里面只有萧九一个人赤裸裸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躺在地上。
 
  她那丰满的乳房因此起伏不定,使人眼花缭乱。
 
  萧七一发现嬴春雷不知所踪后就顾不得欣赏义妹的裸体,飞身冲到萧九身旁, 急不可耐的问,「嬴春雷呢?」
 
  萧九此时已经略微恢复了神智,俏脸霎时间发白,「那大黑熊熘了……?我 ……我点了他上半身穴道的……」
 
  原来嬴春雷晓得若是不找机会逃跑的话,自己绝对逃不出这一对义兄妹的毒 手。
 
  于是他使出浑身解数,使萧九获得了三次高潮,趁她还在高潮中盪漾时,赶 紧开熘。
 
  他虽然上半身被点了穴,但下半身已经恢复正常,爬起来后就靠他闯荡江湖 多年的经验找到了第三个出口,一个小洞。
 
  他也顾不得赤身裸体了,一发现生机就冲上去,从那小洞穿出去。
 
  他一爬出去,刺眼的阳光就令他一时半刻间睁不开眼睛。
 
  等到他稍微适应了那阳光,才发现自己身边都是一脸错愕的老百姓。
 
  原来那出口竟然是苏州城闹市马路边一个小洞,苏州城那些老百姓忽然之间 看见一个一丝不挂的大汉从地下爬出来,一时之间都不知所以。
 
  嬴春雷自己也是非常尴尬,他纵横江湖多年,在大庭广众赤身裸体可真是破 天荒第一趟。
 
  「各位乡村父老,嬴某失礼了!」
 
  嬴春雷上半身被点了穴,双手动弹不得,无法遮丑,只能向路人道个歉,然 后就快步离去。
 
  他晓得萧七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而自己的穴道还需要大约一顿饭时间才能解 开,若是追兵杀到,自己绝非对手,为了保命,只得儘快找个地方躲藏。 
  他儘量往偏僻的小巷走,希望能够儘快离开人多之处。
 
  嬴春雷穴道被点,但内功未失,一边奔跑一边留神倾听是否有追兵在后。 
  果然,没过多久,他就听见身后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他晓得自己赤身裸体在街上狂奔,实在是太引人瞩目,追兵只要随便一问就 会有人指路了。
 
  他从脚步声听出一共有三名追兵,都并非高手级人物。
 
  虽然追兵已到,但值得欣慰的是萧七明显并不在那三人之中。
 
  若是平时,嬴春雷压根儿就不会把那三人放在眼里,可惜当下的他只剩下一 双腿可以使用而已,一身武功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他奶奶的,没想到老子今日会虎落平阳被犬欺!不,如果嬴春雷连这几个 小囉囉也应付不了,还有脸在江湖上混吗?」
 
  嬴春雷实在嚥不下这口气,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面对追兵。
 
  转眼之间追兵已到,原来是三个捕快。
 
  那三个捕快两人提着佩刀,一人拎着锁链,带头的一个光头捕快一看见嬴春 雷就朝着他大喊,「大胆狗贼,竟敢拘捕潜逃!快快束手就擒,不然的话,嘿嘿 嘿,老子要你好看!」
 
  嬴春雷没好气的笑了笑,「你们有没有见过连衣服也不穿就潜逃的人?」 
  那三个捕快听了一怔,那光头捕快哼了一声就一刀往嬴春雷仰头噼下,「大 胆刁民,畏罪潜逃还强词夺理?」
 
  嬴春雷也同样的哼了一声,不闪不避,由得刀锋靠近了才一脚踢中那光头捕 快手腕。
 
  那人武功远远不及嬴春雷,中脚后手一软,佩刀就掉下来。
 
  嬴春雷眼明脚快,第二脚踢在刀背上,那刀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后就朝着后面 那两个捕快飞过去。
 
  那两人大惊失色,赶紧往旁边一闪,光头捕快那把刀就在他们两人中间掠过, 插在两人脚边。
 
  嬴春雷得势不饶人,再补上两腿,踢在光头捕快小腹上。
 
  那捕快中了两腿,不由痛到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嬴春雷晓得这几个捕快并非坏人,追捕自己只是被奸人所惑,而且他们还是 章雅男的同僚或许下属,所以并没有用尽全力,不然的话就这两腿就足以令他丧 命了。
 
  另外两个捕快没想到嬴春雷武功如此高强,一时之间僵住了。
 
  两人对望一眼后终于鼓起勇气,一左一右,一起合攻嬴春雷。
 
  嬴春雷虎吼一声,一脚踢在光头捕快肩膀上,把他整个人踢得往那两个捕快 的武器飞过去。
 
  那两人不想误伤自己同僚,只好收招,而嬴春雷就趁机出击,伏在地上一招 地堂脚,把两人一起绊倒。
 
  那两个捕快尚未落在地上,脸上已经捱了嬴春雷几腿,顿然昏头转向。 
  嬴春雷也不赶尽杀绝,把这三个倒楣的捕快击倒后就转身飞奔,继续逃亡。 
  嬴春雷才跑了几步就听见了人声鼎沸,不转头他也晓得有更加多的捕快追上 来了。
 
  他毕竟只能动用双腿,对手多了就难免会顾此失彼,更何况他还不能向这些 捕快下杀手。
 
  他没有想到除了后有追兵之外,自己竟然倒楣到走入了一条死胡同。
 
  看着面前那一道高达几丈的牆,他不禁愣了一愣。
 
  若在平时,他可以手脚并用,爬上这道高牆,如今却只能飞身一跃,然后一 脚蹬在牆上,借势再往上跃起,逐步逐步往上升高。
 
  那群捕快轻功不及,无法与嬴春雷一样跃升。
 
  他们不甘眼睁睁看着嬴春雷逃离,于是纷纷向他发射暗器。
 
  一时之间,一大堆飞刀飞镖袖箭从四面八方往嬴春雷射过去。
 
  「他奶奶的,你们这班兔崽子真的想要老子的命啊?」
 
  嬴春雷不由气得牙痒痒的。
 
  若是他身手如常,他大可以使用雷霆万钧的掌风把暗器全数击落,或许脱下 袍子,用袍子把暗器都捲走。
 
  可惜现在的他是龙游浅水遭虾戏,情急之下只得使出一招千斤坠,整个人急 速下沉,险险避过那些暗器。
 
  如此一来,他人就回落到地上,面对着那一群如狼似虎的捕快了。
 
  兵临城下,嬴春雷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尽他所能不停的以腿功应付来敌,一把 把刀剑被他踢飞。
 
  那群捕快没想到嬴春雷武功如此高明,眨眼之间武器就离手而去,不由惊愕 不已。
 
  可是嬴春雷虽然踢飞了最前面几人的武器,但那群捕快人多势众,正所谓双 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压根儿就无法使出他那套看家掌法,只剩下两条腿应付前 仆后继的对手,一时之间险象环生,一连几次差一点就命丧当场。
 
  一群人激战了不到一柱香时间后,一道血花突然从嬴春雷胸膛上飘起,他终 于被划了一刀。
 
  那群捕快看见这难缠的大鬍子受了伤,不由精神大振,挥刀的挥刀,出拳的 出拳,一起往嬴春雷冲上去。
 
  嬴春雷不由暗自叫苦,「他奶奶的熊,老子英雄一世,今日竟然落得如此下 场……唉,天理何在啊?」
 
  眼看他在捕快们围攻之下,快要血溅当场时,救星突现。
 
  「刀下留人!」
 
  一把银铃般悦耳的叫声响起后,四个戴着面纱的女子突然出现,一起挥剑把 那群捕快杀得措手不及。
 
  嬴春雷看着那四个女子苗条的身段,不由有点喜出望外,「难道是老子平时 好事做的多了?不然的话,怎么突然间会有四个仙女从天上飘下来搭救我呢?真 的是老天保佑啊!」
 
  那四个女子武功比那群捕快高,她们兵分两路,三人挥剑对付捕快,剩下的 一人跑到嬴春雷面前,向他低声说,「嬴大侠,此地不宜久留,我三个妹妹足以 应付这些人,你先随我离去。」
 
  嬴春雷晓得自己穴道未解,留下来只会碍事,于是点点头后就和那女子穿过 那群捕快离去。
 
  那群捕快自顾不暇,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