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花店的爱丽丝什么都借】(催眠、常识置换)【翻译:后悔的神官
花店的爱丽丝什么都借】(催眠、常识置换)【翻译:后悔的神官
 翻译:后悔的神官
 字数:616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花店的爱丽丝什么都借(花屋のエリスは何でも貸してくれる)
 
             ————————
 
  这是作者空间中「」彩付き「さん投稿作品」系列的第五部,该系列中的另 外四部也很有意思,虽然没什么十分露骨的性爱描写,但是这种常识变换所带来 的强烈的异常感、非常识感却十分合我胃口,令我十分愉悦,所以翻译了此文, 希望大家也能读的愉快。有翻译的不足的地方,恳请指正。
 
             ————————
 
  这儿是宁静悠闲的王国的某处街道。
 
  虽然没什么特别的特产,但是自然气候丰富,是个适合生活的地方。
 
  然后作为这次「牺牲者」的这位少女,最喜欢这个国家了。
 
  自小就生活在这个地方的她对于国家和这个街道无比热爱,和居民们的关系 也非常的好。
 
  双亲虽然已经故去,但是因为周围人们的帮助自家的花店也料理的不错。 
  其名为爱丽丝,有着非常可爱的容貌。
 
  长长的白银色头发盘在脑后,稍稍下垂的眼睛中淡绿色的瞳孔让人留下深刻 印象。
 
  身高虽然不高,但是巨大结实的双丘强调着她女性的身份。
 
  年龄虽然才十七八岁,但是看上去非常成熟,大概是因为经商吧。
 
  不过,她并不执着于金钱。
 
  因为,她只是为了守护双亲留下来的花店,而努力着。
 
  然而,这样美好的她的努力,却在某一天被糟蹋了。
 
  因为一个邪恶的存在。
 
  大家,早上好。
 
  我经营者城下街的花店,我叫爱丽丝。
 
  虽然没达到生意兴隆的层次,但托它的福,生活还算自由。
 
  今天也进行了浇花的日课,开店准备结束后,我准备做点简单的早餐。 
  培根鸡蛋吐司,再来点红茶吧。
 
  虽说十分简单,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而且我特别喜欢红茶,能够喝道这个就已经很幸福了。
 
          就在我准备饭后享受的时候——
 
  「打扰~一下。」
 
  店门口方向,传来了男性的声音。
 
  虽然离开店还有些时间,但说不准他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我这么想着,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
 
  站在那儿的是一点特征都没有的,不胖不瘦的男人。
 
  虽然我记得街道上所有人的脸和名字,但我却不认识这个人。
 
  是旅行者吗?还是别的什么人?
 
  我在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男人唐突的说了一句话。
 
  「可以做爱吗?」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个人突然间说些什么东西啊。
 
  由于事态太过突然我的头脑不由有些混乱,但我拼命的保持冷静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谁,请不要说奇怪的话。」
 
  「诶~?不行吗?」
 
  「当然不行。再说了,这种事情要结婚……」
 
  「那么,把小穴借给我。」
 
  「啊,这样就可以了。来,请用。」
 
  虽然我对话题的突然变化感到十分惊讶,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伸进裙子 中脱下了内裤。
 
  然后朝向后方,将裙子卷起来朝男人露出屁股。
 
  我的小穴和菊穴都暴露在太阳之下,这也是没办法的。
 
  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比起这些还是将小穴【借给】这个人更重要。
 
  那个男人不知为何露出奇怪的笑容,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明明是你说要我【借给】你的。
 
  头上浮现出问号的我,在下一瞬间就将这想法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样子干起来比较难啊,高潮一下把小穴弄湿吧。」
 
  「我知道了。哈呜!?」
 
  本来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因为我的小穴正处在【借出去】的状态下, 所以立刻就有了反应。
 
  没有任何接触就高潮了,大量的爱液和潮吹液喷了出去。
 
  膝盖软弱无力差点倒下去,但我还是尽力坚持着。
 
  一瞬间我的小穴就已经变得粘稠湿润,完全做好接受肉棒大人的准备了。 
  为了确认这点男人将手指伸进我的小穴粗暴的抠来抠去,确认里面的状态。 
  因为男人手指的抓挠我不由再次高潮起来,真没办法。
 
  就这样似乎满足之后,男人将手指从小穴里拔了出来——
 
  「那么,我就借用了~?」
 
  「请、请随您的意……」
 
  「唔嗯!」
 
  「咿咕!」
 
  「嗯,还不错吧。对了小姐姐,在结婚前和不知道的男人做爱,可以吗?」 
  「你、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只不过是把小穴【借出去】而已,才不是什么做 爱呢。」
 
  「库呼呼!说的没错~那么,我射在这里面也没问题吧?」
 
  「那、那当然啦!现在,我的小穴就是你的东西,怎么使用是你的自由。」 
  「我明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呼嘎!?」
 
  随着精液不停敲打着腔内,我的脑袋也嘎吱嘎吱的高潮了。
 
  第一次做爱……啊不是,第一次被肉棒插入小穴,但是却几乎没有痛感呢。 
  不如说其实很舒服,有点上瘾的感觉。
 
  不过,不会变成那样的啦。
 
  要说为什么,毕竟这次只是将小穴【借出去】,和真正的做爱还差得远呢。 
  男人射精之后将肉棒从小穴里拔了出来,在中途就已经精疲力尽的我趴在了 地上。
 
  高高翘起屁股、双眼翻白倒在地上的姿势,一定十分难看吧。
 
  就算知道自己的身体一抖一抖的痉挛着,如今的我也没有任何办法。
 
  随后男人靠近我身旁,用脚咕噜咕噜的踩着我的头慢慢说话。
 
  随后那些话,深深的扎根进我的脑海和意识的深处。
 
  「小姐姐的小穴,大概63分哟。堪堪及格了呢,恭喜!」
 
  「十、十分感谢!」
 
  「然后,作为【借给】我小穴的礼物,请你一定要接受。」
 
  「礼物、吗?」
 
  「没错,礼物。为了让小姐姐比现在更加更加的幸福,让我给你施展一个咒 语吧。」
 
  「咒语……?」
 
  「可以吗?小姐姐,很喜欢这条街的人们吧?」
 
  「是的,大家一直都很照顾我。」
 
  「那么,不想向这些人报恩吗?」
 
  「报恩……想!」
 
  「那么,如果那些人想要找你【借】东西的话,无论什么都要【借给】他们 哦。」
 
  「无论什么都借给……」
 
  「没错,无论什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要抱有任何疑问。」
 
  「理所当然……疑问、不要……」
 
  「好孩子。那么,我差不多要走了,之后加油哦。」
 
  「是……」
 
  虽然我的意识逐渐远去,但是男人的话我却听得一清二楚。
 
  男人最后用力的踩了下我的头之后才离开。
 
  只不过,最后那个男人的脸上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我却不记得了。
 
  取回意识的我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家的天花板。
 
  我记得我应该是准备开店营业之前吃早饭来着……为什么现在却,我一点都 想不起来。
 
  总感觉身体好像有点怪怪的,是错觉吧,还是先做预定的事情吧。
 
  随后从床上起来的我,将【不知为何】变得乱糟糟的衣服和头发整理顺,随 后终于开张了。
 
  今天也是好天气啊,柔和的日光照的人很是舒服。
 
  我一边看着店铺的花,一边露出微笑——「呀,爱丽丝酱!」
 
  「啊,早上好,泽拉德先生。」
 
  经营着斜对面的肉店的泽拉德先生※朝我打招呼。
 
  他以个子高、身强力壮而自满着。
 
  不过他非常的温柔,在我有困难的时候一直都帮助我。
 
  早上都会和我打招呼,也经常来买花。
 
  随后泽拉德先生,一脸微笑的伸出了右手——「因为赌博欠了些钱啊。总之 【借给】我1000万吧。」
 
  「我知道了。啊……但是,我家没有这么多……」
 
  「没事没事!没钱没关系你可以弄到的!」
 
  「那么,要怎么做?」
 
  「很简单,把这个店子卖掉就行了啊。那样的话,瞬间就有1000万了吧。」 
  「原来如此,真是好方法呢。那么,赶快办手续吧,这段时间可以帮我看下 店吗?」
 
  「交给我吧!啊,没有告诉你还账的时间,没问题吗?」
 
  「当然。那么,拜托你了!」
 
  「哦,那你去吧。」
 
  (※文中出现的「泽拉德先生」,前两次是「ゼラド」,后面又变成了「ゲ ラド」,以第一次出现为准,音译为「泽拉德」。)
 
  因为泽拉德先生说想要【借钱】,我舍弃了一直非常珍惜的花店。
 
  明天开始要吃东西就麻烦了吧,但是总会有办法的。
 
  目送着我离开的泽拉德先生眼神有点可怕,这是为什么呢?
 
  就这样办完手续的我,拿着1000万回到了花店。
 
  但是,当我看到泽拉德先生将家里的食材随便拿出来吃的时候,我少见的发 怒了。
 
  「等等泽拉德先生!请不要随便吃我家里的东西!」
 
  「啊?没问题吧,毕竟你已经【借给】我了。」
 
  「啊,真的呢。对不起,吼了你。」
 
  「没事,原谅你了。比起那个,钱有拿回来吗?」
 
  「是的,在这里。」
 
  「哦哦,真的呢!3Q,爱丽丝酱!」
 
  「没事没事,毕竟你拜托我【借钱】我没法拒绝啊。」
 
  「库库库,没错。啊对了,早上有些想要尿尿了。爱丽丝酱,把嘴巴【借给 】我。」
 
  「可以。来,请用。」
 
  我一边说着一边跪了下来,大口张嘴。
 
  随后泽拉德先生脸上稍稍露出淫笑,将肉棒插进我的嘴中。
 
  喉咙深处被插入的感觉很难受,但是嘴巴被【借出去】的现在我也无话可说。 
  立刻就有温暖的尿液释放出来,顺着食道流进我的胃。
 
  强烈的呕吐的感觉朝我袭来,不过我尽力忍住了。
 
  「好了,把最后一滴吸干净。」
 
  「嗯……吸溜溜溜。」
 
  「啊,真舒服啊。让我干一发,可以吗?」
 
  「素的。」
 
  「嗯……欧啦!」
 
  「呜呕!?」
 
  「一想到那个爱丽丝酱吸允着我的肉棒,就超兴奋的诶!得好好感谢那位先 生啊!」
 
  「嗯……嗯咕……」
 
  「哦哦,抱歉抱歉,有些过分了呐。因为爱丽丝酱是大家的【共有财产】, 需要好好对待才行。」
 
  【借用】我的嘴巴期间,泽拉德先生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是意识已经朦胧的 我没太听清楚。
 
  之后射了精的泽拉德先生,【借了】我的头发擦拭肉棒,随后潇洒的离开了。 
  我目送他离开,随后保持着脸上被尿液和精液涂满的样子,开始准备卖掉我 的店。
 
  只有最低限度的行李的我,站在店门口有些走投无路。
 
  因为泽拉德先生想要【借钱】,我不得不把店卖掉,如今就必须用别的方法 赚钱了。
 
  首先还是确保睡觉的地方吧,前途真是一片黑暗啊。
 
  就在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你、你好,爱丽丝酱。」
 
  「啊拉,是德布先生啊。你好。」
 
  这个男人是店里的常客了,叫做德布先生。
 
  虽然有点担心他那过于肥胖的体型,不过现在也不在意了。
 
  有些害羞,也有些举止可疑,不过,不是坏人吧?
 
  德布先生眼神四处乱飘十分彷徨的样子,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开口了。
 
  「爱、爱丽丝酱可以把内裤【借给】我吗?」
 
  「可以哟。」
 
  「哦哦……!」
 
  听到我的话之后,他有些躲闪的样子。
 
  只不过是找我【借】内衣而已就这么紧张,这个人没关系吗?
 
  对于德布先生的未来很是担心的我,流畅的将纯白的内裤脱了下来。
 
  德布先生拿到手里,身体呼噜呼噜的震动起来——「我……我受不了了!」 
  「呀啊!?」
 
  「爱、爱丽丝酱!做爱,和我做爱!」
 
  「不要!请不要这样!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啊……对、对了。爱、爱丽丝酱,【借我】小穴。」
 
  「什么啊,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吓我一跳。来,请随意使用吧。」
 
  「嘿嘿嘿……多、多谢。」
 
  一瞬间以为是强暴的我差点哭了起来,可是在知道德布先生只是想要【借用 】小穴之后我就冷静了下来。
 
  被推倒在地张开双腿的我,朝德布先生挺起腰部。
 
  看到这个的德布先生鼻息重了起来,一边闻着我的内裤一边将手伸进小穴。 
  「嗯……!」
 
  「对、对不起,痛吗?」
 
  「不,没关系的。而且,现在我的小穴已经【借给】德布先生了,所以这么 客气是完全没必要的。」
 
  「这、这样啊。那么……」
 
  「啊……!」
 
  因为取得许可(本来没有这个必要的)而安心之后,德布先生玩弄了我的小 穴非常长的时间。
 
  伴随着德布先生手指的动作,爱液和潮吹液溢了出来,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 
  本来我还以为我会疯掉的,人类还真是意外的顽强呢。
 
  脸上被泽拉德先生涂满的精液和尿液,因为和我的鼻水、口水和唾液混合, 变得更加可笑了吧,我想。
 
  尽管如此德布先生却没有在意,只是咕吱咕吱的来回玩弄我的小穴—— 
  「哈啊哈啊……!我,我要插入咯,爱丽丝酱!」
 
  「好、好的……」
 
  我都已经不能好好呼吸了,但是在【借出】小穴的立场上,清楚的回答了他。 
  得到答案之后的德布先生兴冲冲地脱掉了裤子,将早已激昂挺直的肉棒径直 插入了我的小穴。
 
               之后——
 
  「呜……!」
 
  一次抽插都没有,德布先生就直接射了。
 
  我倒是无所谓啦,不过德布先生倒是有些窘,他急急忙忙穿上了裤子站了起 来。
 
  然后,我还在想就这样子结束了吗的时候——「为、为了不让我的精液撒出 来,请用这个把小穴关上。」
 
  「我知道了。嗯……这样就行了吗?」
 
  「很、很顺利呢。那,我走了?」
 
  「好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再来哦。」
 
  将德布先生递给我的阴道塞※插入小穴之后,我满脸笑容的倒在了地上。 
  高潮太多腰都没力气了,像是青蛙一样瘫在地上,小穴变得乱七八糟也是当 然的吧。
 
  看着这样的我,德布先生脸上露出卑劣的笑容,就这样将我放置在这离开了。 
  我将视线移向天空,太阳已经过了中天,很多人为了吃午饭而走在路上。 
  但是,没有任何人朝我搭话。
 
  (※原文是「梁型」,百度、谷歌翻了半天找不到意思,考虑到「张型」指 「假阳具」,根据上下文,推测可能是这个意思。)
 
  之后我被数不清的人们【借用】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借用】头发擦肉棒的,【借】胸部来揉的,【借】菊穴来干的,【借】阴 毛来拔的……总、总而言之很辛苦啦。
 
  特别是被借的次数最多的小穴,已经几乎没有感觉了。
 
  也有过将身体本身【借出去】,以不能晕过去的状态连续高潮一个小时的经 历。
 
  但是,大家能因为我【借】的东西而满足,我很开心。
 
  在晚上的时候我被全裸的丢在路旁,因为整理过的最低限度的行李都被【借 】出去了,现在真正意义上孑然一身了。
 
  就在破破烂烂的我苦恼今后要怎么办的时候,在那儿——「小姐,可以帮个 忙吗?」
 
  有个流浪汉朝我搭话。
 
  要是平常,我一点都不想和这种人搭话,然而现在的我没有那种能力。 
  对着慢慢抬起头的我,流浪汉先生露出淫笑说道。
 
  「可以把小姐你的人生【借给】我吗?」
 
  「啊,好的。当然,可以。」
 
  这个时候我的身体瞬间回复了活力,立刻站了起来,全裸的对着流浪汉先生。 
  既然说了要把人生【借出去】,我的全部就要奉献给这个人。
 
  虽然是临时的,不过看上去似乎没有归还的可能。
 
  毕竟也没有得到会还给我的保证。
 
  流浪汉先生用一副舔舐我全身的目光看着我,挠了挠胡乱生长的胡子说道。 
  「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东西了。」
 
  「是。」
 
  「正如你所见,我没有钱。所以需要用你来赚钱。」
 
  「我明白了。要怎么做呢?」
 
  「咕嘿嘿,够爽快。反正不是啥麻烦事啦。只是想把你的身体卖出去而已。 我想想……一人100如何。然后,每天赚的钱交给我。最低限额为10000。 另外,如果我死掉的话你也会死掉。不然的话,我可是会有性命危机的。」 
  「这倒是没问题……不过我已经很久没吃东西快饿死了。不给我一些最低限 制的餐费吗?」
 
  「不行,所有的钱都要给我。不过作为代替,你就吃我的精液、小便和大便 吧。」
 
  「诶?这样可以吗?」
 
  「可以,我也不能做恶鬼对吧。」
 
  「十分感谢!那么,赶快行动吧!」
 
  「哦,加油哦。虽然已经晚上了,不过要找到100人应该没什么问题。赚 够钱之后就回来。」
 
  「是,交给我吧!」
 
  这样说着的我全裸走在路上,朝人稍微多点的地方走去。
 
  和痴女一样……不如说就是痴女的我现身之后,那个地方骚动了起来,不过 没关系。
 
  如今的我,总之首先以卖身给100个男性为目标。
 
  就这样,我将自己的人生【借出去】,成为了街道里有名的变态痴女,在后 世流传开来。
 
  各位如果有听到痴女的传闻,说不定就是我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