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颠覆之鹿鼎记】(10)【作者:zero56240
颠覆之鹿鼎记】(10)【作者:zero56240
 字数:636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康熙的成长
 
  尚书房内,气氛凝重。尚书房是皇帝的内殿,不同于太和殿。太和殿是朝廷 开大会的时候使用的。
 
  与一般后世之人所看过的清宫戏不同,太和殿大朝会并不是每天都开的。很 多清宫戏里,京城的文武百官每天都要一大早跑去上朝,早上五点的朝会开到上 午十点。等散朝出宫,然后去自己的属理的衙门去当差的时候都要到中午了。 
  吃罢了午饭,在午休一下,那官员起码要到下午两点才开始干活。到了下午 五点就要下班。这么算起来一天连三个小时的正事都干不了。
 
  要大朝会天天开,那么这个国家就里灭亡不远了。
 
  实际上太和殿的朝会为叫起,除了六部堂倌和都察院一系的官员以外,其他 京城内的官员是否参加,要看其之间是否写了重要的奏折。是否有参与的必要。 否则的话一般并不会让一般的官员参加。
 
  而清宫戏里,密密麻麻的在朝堂上站着上百官员的情形,那只有每月一次的 例行大朝会才会有。皇帝坐在龙椅上只是听一听各个衙门一个月来的工作简报。 
  其他时候,所谓的朝会大多时只有六部主官和少数御史以及部分武将参与。 人数一般都控制在二十人左右,这是常态化的小朝会。
 
  能进入大朝会在这个年代没什么打不了的,你要是当个顺天府(顺天府就是 京城的官方称呼)巡防衙门的太尊,或者是当个九门提督的偏将。那么每个月一 次的大朝会也能有机会上朝。
 
  不过这个级别的官员连太和殿都进不去,要站在太和殿面前的广场之上罚站。 只有上官传唤的时候才能入殿。不然就在外面风吹雨淋吧。
 
  而在这个时代,真正的当权人士,是那些有资格进入小朝会的大臣。全国上 下有这资格的人数一般不超过四十个,他们把握着这个国家最高的权利。 
  而对于小朝会更进一步的则是尚书房会议。这就是所谓的内朝会。满清入关 建立清朝以来,取消掉了明朝的内阁制度。但是没有内阁宰相,实际上整个朝廷 缺少一个抓总的人。实际上对于皇帝也好,朝臣也好,这样是非常不方便的。 
  所以尚书房的内朝会顺应而生。一直到了康熙去世,雍正继位,建立了军机 处制度。领衔的军机大臣便成为了内阁宰相一样的存在。就比如大名鼎鼎的和珅, 大家都尊称他一声和中堂。
 
  所谓的中堂就是宰相和内阁大学士的别称。
 
  军机处的事情现在先不提,单说现在康熙小皇帝的内朝会已经快要进行不下 去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太子少保鳌拜的咄咄逼人。
 
  鳌拜乃是满洲第一勇士,称号巴图鲁。一身横联金钟罩十三太保天下闻名, 在半年多前鳌拜下江南办案。天地会曾经发起过一起刺杀的事件。
 
  天地会大当家,武林第一高手陈近南联合的十五名高手联合刺杀鳌拜。但是 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导致鳌拜有了提前的准备。于是鳌拜用了一个替身帮自 己挡驾。
 
  陈近南一击而中,但却是误中副车,没有杀了鳌拜不说。自己和兄弟还深陷 重围。结果鳌拜的亲兵和招揽来的高手依靠着人海战术深深的怼的天下第一高手 不得不逃跑。
 
  而鳌拜的横联金钟罩十三太保也确实强盛,硬生生的吃了陈近南三剑而不伤 分毫。要不是有鳌拜拖住陈近南,其他人能不能伤到陈近南甚至说逼退陈近南都 真的不好说。
 
  由此可见鳌拜有多强了。而鳌拜下江南办案与今天内朝会的紧张局势也有所 关系。那就是鳌拜查了满清王朝的第一个文字狱案件,江南明史一案。
 
  浙江人吴志荣通风报信吴兴大家庄廷龙明史之中怀念前朝,有谋反之意。都 说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何况是一个更本没有这等心意,仅仅只是爱好治学的寻常 富户?
 
  但是鳌拜却对此上了心,倒不是他真的觉得庄廷龙能够造反。关键的关键是 庄廷龙和四位辅政大臣中的鄂必窿有一些疏远的关系。
 
  鳌拜大权在握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辅政大臣有四个。鳌拜,索尼,鄂必 窿,苏克萨哈。
 
  鳌拜的一言一行做不到乾坤独断,还有另外三人的牵扯制约,这让鳌拜很心 烦。所以他一直在找机会想要弄死另外三个人。
 
  庄廷龙的明史案刚好是一个契机,由明史案为起点。鳌拜成功的把鄂必窿拉 下了水,让他丢掉了辅政大臣的位置,目前正在闲散在家。
 
  原本大家都觉得鳌拜做到这一步就差不多了,但是鳌拜的胃口却大的出奇。 明史案的牵扯范围越来越广,拉下水的人越来越多。
 
  整个朝廷上都被鳌拜换了一茬。而在今天,鳌拜图穷匕见,他要做的可不是 仅仅让鄂必窿退休。他是要弄死他!然后在弄死索尼和苏克萨哈。
 
  自己成为名副其实的摄政王,至于小皇帝,呵呵。
 
  「皇上,明史案已经越查越清楚了。鄂必窿勾结庄廷龙,暗中联系前明余孽, 妄图颠覆我大清江山。现在已经认证物证俱全。还望皇上早作定夺!」鳌拜对着 坐在龙椅上的小皇帝行了礼,将所谓的证据摆在了皇帝的案前。
 
  鳌拜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因为功夫修炼的到家,加上本身身体素质出众, 所以看起来不显老态。看上去最多三十七八的样子。而只是比鳌拜大六岁的索尼 却已经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了。
 
  听闻了鳌拜的言语,索尼心中暗道不妙。鳌拜的所图索尼和苏克萨哈在这次 觐见之前就有过讨论。而现在出现的状况正是讨论时最不愿出现的最糟糕的状况。 
  所以索尼立刻出面说道:「皇上,明史案牵连甚广。其中互相攀咬的状况屡 见不鲜。关于鄂必窿大人是否有罪的定义,还请复查。」
 
  索尼的话音刚落,已经和索尼组成联盟的苏克萨哈也出列道:「臣复议!」 
  两人都请康熙小皇帝慎重。其实康熙皇帝何尝不知道鳌拜的心思。鳌拜欺负 自己年幼,用这种方式来诓骗自己,这些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鄂必窿如果被定了明史案主谋的罪,那么凌迟处死是免不了的。屠三族,剩 余亲眷发配宁古塔于皮甲人为奴也是必然的。
 
  而这仅仅只是鄂必窿一家人的定罪。作为辅政大臣,鄂必窿这些年自然有属 于他一系的党派官员力量。说强不强,至少不能和鳌拜比,否则的话鄂必窿也不 会被削去管制,投闲置散。
 
  但是你要说弱?那毕竟是一个辅政大臣的门下啊,力量总归是有的。
 
  加入鄂必窿被杀,家眷屠三族。那么鄂必窿的门下力量会怎么样?除掉那些 被鳌拜抓起来的不说,那些还提心吊胆的当着官的,是不是要吓破胆子了? 
  到时候,鳌拜不要费多少力气。一手打压,一手拉拢就能把鄂必窿这么多年 经营起来的力量全部都给抓过来。
 
  现在的鳌拜力量已经很强,在收了鄂必窿的力量。索尼和苏克萨哈两人联合 皇上都抗衡不了他了。
 
  康熙皇帝年幼,原本有的事情是想不明白的。或者说想的不是那么周全。但 是这小半年来和古田的交往中。古田有意无意的就说起过许多类似的故事。 
  关于幼主被权臣欺辱,然后如何翻身反杀的事情。其中很多故事和桥段康熙 皇帝都感同身受,特别有代入感。因为这就是他面对的处境啊。
 
  所以他特别喜欢听古田说的这些故事。实际上古田说的这些故事都是有目的 性的。在不准备造反的前提下,自己有一个好老板是很重要的事情。
 
  而好老板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即便现在自己和康熙的关系很好,但是康熙 总有长大的一天。能保证二十年后的康熙能和现在一样对待自己?
 
  所以古田决定自己创造一个好老板!所谓创造一个好老板的事情说起来很复 杂,但是也可以说的很简单。
 
  那就是对康熙皇帝的价值观进行洗脑。十四岁的康熙正是有些叛逆,同时也 是思想成长的年级。老师教育的四书五经他也学,但是圣人之言是否完全正确他 却不是很信的。
 
  因为他的老师是鳌拜给选的,康熙皇帝有天然的抵触情绪。而皇帝要学的东 西自然不是一般秀才所学的圣人之言,而是帝王学。
 
  但是鳌拜可不会让懂帝王学的人去教导康熙。而在原本的故事里,康熙是靠 自己一点点的摸爬滚打练出了帝王学的。
 
  但是古田却在这个时候介入了,他用自己的故事,那些后世网络小说中的桥 段和官场小说中的桥段,在融合自己的理念,通过这些故事灌输给了康熙。 
  实际上,在不知不觉之中,康熙皇帝已经受了古田很大的影响。但是康熙皇 帝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就像是现在一样,康熙皇帝看着自己面前的奏折,这些所谓鳌拜丢出的证据。 康熙翻都没有翻,而是老神在在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三个大臣。
 
  如果是从前的康熙说不定就要翻看鳌拜的奏折,然后开始为鄂必窿开脱了。 少年皇帝毕竟冲动。
 
  知道鳌拜的目的,并且知道鄂必窿对自己的重要性。从前的少年康熙皇帝多 半会直愣愣的撞上鳌拜,但是因为权势又比不过鳌拜,硬碰硬的结果最后都是自 己妥协。然后又气的一肚子火。
 
  但是这个时候康熙却想到了古田给自己说的一些故事里,那些被欺压的少年 君主是怎么做的。他觉得不妨一试。
 
  所以现在尚书房的气氛很诡异。鳌拜请康熙严惩鄂必窿后就一直弯腰行礼, 而索尼和苏克萨哈在请康熙慎重之后也弯腰行礼对着康熙。
 
  康熙没有任何回话,既没有说严惩鄂必窿,也没有说放过鄂必窿。他好像就 这么思考着。
 
  这一思考的时间可就长了,足足五分钟没有说话。索尼和苏克萨哈弯着腰感 觉腰都快断了。毕竟年纪大了。
 
  鳌拜一直练武,身体倒是很好,他只是稍微觉得疲惫,但是却内心大火。什 么时候康熙皇帝敢这样晾着自己了?
 
  少年康熙正是用这种方式拖着三人,你权势滔天怎样?说到底还是凡人,不 吃饭也饿,挨打也疼。这样让三人弯着腰等着,就是磨三人的火气。尤其是鳌拜 的火气。
 
  苏克萨哈年级是辅政大臣中最年轻的,比鳌拜还小两岁。他微微转头苦着脸 低声对索尼到:「索大人,皇上这是怎么了?要不要再叫他一句?」
 
  索尼是年级最大的,他的老腰早就撑不住了,但是还是勉强撑着。因为在等 了三分钟的时候,这个历经四朝的老狐狸就已经回过味来了:「别急,等等。」 
  当年顺治皇帝也是幼年登基,当时的索尼就是辅政大臣了,辅佐这顺治顺利 的接班接权。顺治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才回过味来应该如何当皇帝。
 
  而现在索尼惊讶的发现,康熙这半年来成长不凡,有一种开窍的趋势,越来 越懂得如何做皇帝了。
 
  当皇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高高在上。不是单单指权利的高高在上,还包括着 朝堂之间臣子之间的权利碾压。
 
  说句不好听的话,朝堂上的大臣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和那些斗狗没有区别。 而皇帝则是在一旁负责总裁的斗狗人。
 
  斗狗人不能跳下场和狗斗一起斗在一起,不然的话斗狗人的权威就容易丧失, 并且很多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从前的康熙不懂这个道理,经常自己跳下场去做斗狗之事。而在今天他突然 开窍学会了作壁上观。管你鳌拜也好,索尼也好,你们去吵闹去吧。我安静的在 一边做个美男子就好了。
 
  鳌拜是最先忍不住火气的,他看着康熙皇帝晾着自己好几分钟了,他忍不住 叫了一声:「皇上可有决断。」
 
  这种时候先开口,实际上气势就已经弱了。康熙没有接鳌拜踢过来的皮球, 如果这个时候他说了自己的看法,那么整件事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于是康熙想到了古田的那些故事里,那些幼主皇帝是怎么做的。康熙对着索 尼和苏克萨哈说道:「爱卿平身吧。」
 
  两人松了一口气,康熙继续说道:「敖少保定要定罪鄂必窿大人,两人大人 如何看。」
 
  康熙又把皮球踢到了索尼这边。索尼心中一定,康熙莫名的成长不少,这让 索尼很是欣喜,所以他立刻回答道:「老臣还是刚刚的那句话,其中疑点颇多, 不可简单的做定夺!」
 
  鳌拜立刻反驳到:「索大人是质疑老夫办案不公了?!」
 
  索尼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说道:「非也非也,敖少保每日公务缠身,除了北 大营兵马的日常操练,还要管着朝中颇多事物。总不能把精力全放在明史案上吧。」
 
  「想必敖少保也是让下面的人办案的。下面的人邀宠请功,有的事情做得过 了火也是有可能的嘛。」索尼淡淡的说着。
 
  他的话里给了鳌拜设立了不少的圈套。你要承认你没亲自督促明史案,只是 听了下人的禀报,那么其中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如果你要是说自己全力办着明史案,那么索尼则会顺势问道敖少保是否耽误 了其他的工作,需不需要自己分担或者交给他人分担一二。
 
  加入权利被这样一点点的分润掉,那么鳌拜也就没法在朝堂站稳了。
 
  在原本的故事里,康熙因为见到了鳌拜请奏的折子以后急急忙忙的为鄂必窿 辩解,结果掉进了鳌拜的陷阱。鳌拜一步一步的对着康熙紧逼,甚至差点连废立 之事都差点说了出来。
 
  结果索尼跳出来为康熙解围,却把自己给搭进去了。一个明史案斗倒了鄂必 窿和索尼两大辅政大臣。
 
  但是现在康熙皇帝没有按照鳌拜设计好的剧本走,这反而让索尼抓住了机会 给鳌拜设套了。
 
  鳌拜真正权倾朝野,乾坤独断的时间正是从这个时间点上开始的。原本在今 天他就该弄死了鄂必窿和索尼,接着很快的搞垮苏克萨哈。
 
  然后在朝堂中说一不二,一直当了两年的摄政王,接着准备造反。最后在康 熙十六岁的时候设局杀了他。
 
  现在的鳌拜虽然是辅政大臣中权利最大的,但是还没有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索尼的话他要是回答的不好,那么很有可能就把自己弄得万劫不复了。
 
  鳌拜脸皮直跳,想要当场就一拳打死面前的这个索尼老鬼。但是他还是忍住 了,最后瓮声瓮气的说道:「我自然是两头都顾着,明史案不放松,日常事务也 未放手。为了查办明史案,微臣一天睡不到两个时辰,全心全意的为皇上当差啊!」
 
  鳌拜再一次拜了一下康熙皇帝。但是康熙皇帝却不搭理他,反正康熙也不看 奏折,也不给定论。
 
  他用眼神扫了一眼索尼和苏克萨哈。两人瞬间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这一次苏 克萨哈跳了出来和鳌拜大嘴仗。苏克萨哈毕竟年轻,只是动嘴皮子不和鳌拜打架 的话,他可不怕。
 
  索尼和苏克萨哈两人轮番的和鳌拜争论,辩论。虽然吵的康熙的头都大了, 但是他却发现,这种作壁上观的方式,比自己跳下场和大臣撕逼来的好的多了。 
  因为皇帝一开口,那就是说出结论的。当真是一点余地都没有了。
 
  康熙让三个大臣吵了一个多时辰,一直到苏克萨哈和索尼都吵架吵的累了的 时候,康熙才开口说道:「三位臣公说的都颇有道理,至于鄂必窿是否有罪,朕 看来还需要多做调查。」
 
  「这样吧,发回重议。三位有了统一的意见再说吧。至于鄂必窿,就派御林 军看守其家庭门户,莫让走脱就好。三位爱卿看着都乏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天 色中午,朕就不留三位午膳了。」康熙一挥手,根本不给鳌拜反应的时间,自顾 自的说着话就离开了尚书房。
 
  而鳌拜却很愕然的看着自己摆在书桌上的一大摞奏折,康熙皇帝一个都没看, 一个都没翻。
 
  自己和索尼和苏克萨哈吵了一个上午什么都没得到,却被皇帝用拖字决给拖 了过去。这当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令人难受。
 
  相比于鳌拜的难受,索尼和苏克萨哈走出尚书房的时候却是面带微笑。 
  「皇上今日处事得当啊。今日鳌拜把那些奏折拿出来的时候,我真怕皇上看 了以后跳出来给鄂必窿大人说情,那样我们今日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了。」苏克 萨哈说了一上午的话,现在嘴皮子都干了。
 
  但是他的心情很不错。而同样心情不错的还有索尼,他和苏克萨哈一边走一 边笑呵呵的回答:「当今圣上虽然年幼,但是却已经有了几分长袖善舞的决断了。 当真是英果非凡啊!」
 
  两位辅政大臣笑呵呵的出了宫,鳌拜则是气冲冲的回了家。明史案如果搞不 死鄂必窿,牵连不到索尼,那么自己就要亏大发了。鳌拜觉得自己要想办法。 
  ……
 
  而在皇宫内的布库房,小玄子今天心情非常非常的好。因为上午他第一次看 到鳌拜吃瘪的情形。而教导他这种应对方式的正是古田。
 
  所以他今天特别开心的拉着古田聊天。而赫岚皇后则站在一旁听着古田和小 玄子之间的谈话。但是因为小玄子是隐瞒着自己身份的,所以他没法和古田说实 话。
 
  只能说今天得了一个大太监的赏赐而高兴,古田虽然不知道今天在尚书房发 生的事情。但是康熙开心的样子却是骗不了人的,他也是附和着笑了起来。 
  说笑的时候,古田打开了自己今天带来的包裹。
 
  「有一件礼物送给赫岚姐姐,谢谢这些日子以来,赫岚姐姐陪小的练功的辛 苦。」古田这样说着,将礼物交到了赫岚皇后的手上。
 
  赫岚皇后打开来看了一眼,看上去是一件衣服?好像是旗袍?但是为什么旗 袍的下摆这么短?而且胸前的部分怎么还有个洞?
 
  另外还有好几件不同颜色的小衣服,是裤子吗?为什么是三角形的?赫岚皇 后弄不明白。
 
  但是古田却笑着对赫岚说道:「赫岚姐姐为什么不换上试试看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