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小迷糊的末日
小迷糊的末日
              小迷糊的末日
 

 
                 1
 
  某天,一个顽皮少年经过土坡,看到洞穴好奇的钻了进去,轰散苍蝇后,一 具轻度腐败的女尸杵在眼前,吓得少年赶紧跑回村里。
 
  一路叫喊引来不少好奇观望的村民,洞口的野草已经被拔掉,晌午的阳光洒 在洞内,将艳丽的女尸照亮,一览无余。女孩向里栽倒,由于绳索捆绑,屁屁撅 的老高,灰褐的花蕾里穿出肠子搭在光滑的脊背上再在脖子上纠缠。俏丽的脸蛋 因为痛苦而扭曲,但依然看得出姣好的面容。
 
  双手向后背在背上,胸前本该是乳房的位置这时黑乎乎的,肥白的蛆虫扎在 上面。下身阴唇也已经找不见,只留下血洞供蛆虫爬进爬出。脚丫也没了,留下 的只是血淋淋的小腿。这是什么人干的,如此残忍?
 
  我叫白琳,今年18岁,个子不高,才162公分,娃娃脸、苗条、沟沟不 够深,让众狼失望了,欣慰的是好歹还拥有修长美腿和白净小巧的脚丫子,总体 来说属于青涩美女型(*^__^*) .由于性格比较内向怕羞,丢三落四且时不时提
 出些幼稚问题,同学都叫我小迷糊。
 
  这次狮子座流星雨,杭州的几个同学非要拉我去看,说他们那里观测更好, 能看到更多流星,顺便看完还可以游西湖啦什么的,架不住他们软磨硬泡我最终 同意了。
 
  夏天骄阳似火,我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粉边凉拖,背着上个礼拜刚刚淘回 的包包,带了少许换洗衣物,踏上了南下观「雨」的行程。
 
  下了车发现有些不对劲,接我的人呢?
 
  一路走出了车站也没有发现,赶紧打电话给同学,才发现贪玩已经把电耗光 了,备用电池么还乖乖的躺在家里= =.
 
  面对这座陌生的城市,我瞬间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站口。就在我 发呆时,有个看上去30多岁,中等身材的男人向我走来。
 
  「你好,迷路了吧?」
 
  「嗯,喔?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男人咧咧嘴,道:「像我们这样天天跑出租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看你那 模样就知道你是头一次来杭州,怎么,没有熟人接你?」
 
  「哦,是啊,也不是,同学说好了来接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你有手 机么,能不能借我用下,就打个电话好吗?」我眼巴巴的望着中年男人。
 
  男人爽快的掏出手机,问我号码,按了拨出,将手机递给了我。电话很快接 通了,我喊同学名字对面却传来一个年轻但比较陌生的声音,说我同学临时有事 走不开,委托他来接我,由于没见过,电话也打不通,正在大厅里急的乱转。我 赶紧告诉他位置,不一会一个高个子大男孩跑了出来,盯着我瞅瞅,「你是白琳 吧,比高建给我的照片漂亮多了,难怪没认出来,他这拍摄水平也忒差咯,硬把 美女拍掉份了!哦,我叫李仁」
 
  嘿嘿,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听赞美的,我眼睛都快笑的眯成缝了,忙说「你好, 我就是白琳,多谢夸奖,你也挺优秀啊,阳光帅哥!」
 
  「是吗,美女的眼光是权威的嘛,高建天天喊我刀片明显是嫉妒我,呵呵!」 说着他还有模有样的甩了甩头,摆了个POSE,真逗。
 
  我们决定坐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车,李仁还很优雅的为我打开车门。一路上 这两个活宝尽显幽默本色,逗得我很开心,先前的焦急了牢骚早就抛到了九霄云 外。
 
  也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在哪,车子停了下来,中年男人告诉我们到了。下 了车我满脸迷茫,刚才的颠簸难道就是在走土路,这荒凉的山坡看上去也不像有 人家的地方呀,同学怎么会找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站在坡上,发现一片荒野,到处坟头,什么鬼地方,咦,天也黑了呀,竟然 这么远。不由的皱皱眉,看着李仁,想从他那里得到些答案。
 
  这时的李仁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友善,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美女,你确实 到站了,不过不是去见同学,而是去个更快乐的天堂,嘿嘿,真不知道现在的女 孩是太蠢还是太天真,这么轻易就相信陌生人。」
 
  啊,这是怎么一回事,碰到坏人了?他要干什么,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结果像是撞在一堵墙上,没等我转身,两只大手伸来,一手抱住胸脯,一手伸到 下边乱摸,我惊愕的尖叫了一声,挣扎着想逃开魔爪。可是男人太有力了,一手 堵住我的嘴,一手拦腰一抱,将我提了起来。
 
  李仁淫笑着抓住我乱蹬的小脚把它俩并拢,手伸进裙子把小裤裤脱下团成一 团塞到我嘴里,又将裙子撕下一条从外把嘴巴勒紧,让我没法将裤裤吐出。这样 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睁睁的看着李仁把我的裙子撕成布条。
 
  两人配合着先把我胸部捆住,专门在两只小白兔根部紧紧勒了两圈,以显得 更圆润,双手被五花大绑在身后高高吊起,胳膊被拽的生疼,双腿被分开叉在身 体两边从膝盖靠大腿一端绑好,绳子绕过后背紧紧的将双腿固定在身体两侧。我 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以前只是在新闻里看过的恐怖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了?他们 要强奸我!不要,我不要把贞操给俩混蛋,我不要给强奸,更拼命的挣扎起来。 
  男人看看我,笑道「小妞,省点力气吧,马上我们就带你到欲望的天堂,让 你爽到极限,哈哈」李仁从后边一把抱起我,男人在身前托住我的屁屁,李仁便 腾出手来揉搓我那两雪白的小兔子,还不时挑逗下乳头。
 
  男人看着也忍耐不住,一手托我,一手开始在我阴唇,大腿根部乱摸,顺着 修长的美腿摸到了脚丫,握住拉到面前,不停的揉弄。
 
  「啧啧,真是个可爱的尤物,这脚丫子嫩的,真想咬一口」说着真的就把我 的脚伸进了嘴里,舌头舔在脚趾上,吓的我以为他真的要吃掉我的脚丫,拼命的 摇头,蹬腿,想要收回小脚,最在意的就是这对小可爱了,你不要吃啊。
 
  男人倒是没吃,细细的在舔我的脚趾,脚掌,脚心,脚后跟,脚面,天,还 有这么BT的人。
 
  李仁也不闲着,除了揉搓我可怜的两只小白兔以外,舌头也不老实的在我脖 子,香肩舔来舔去,好恶心。
 
  男人舔完脚丫,把恶心的舌头伸到了我下体,舌尖来回拨弄着阴唇。我徒劳 的反抗着这俩野蛮的色狼,看着这俩人性泯灭的家伙在我身上作恶。
 
  李仁突然把我屁屁扳的朝下,一个滚烫的硬物顶在我屁眼上。
 
  啊,这是要干什么?从后面能做什么!不等我一滩糨糊分散,阴唇上也顶起 了一根长物。
 
  呜呜,不要这么做,不要,我拼命的挣扎,企图保住贞操,两眼可怜巴巴的 望着中年男人,乞求他放过我。这反倒更激起了男人的淫欲,把棒子在我阴唇上 蹭蹭,就向里顶了去,身后的李仁也有了动作,阴道、屁眼同时被顶开,两根肉 棒都在努力的想要进入我身体深处,两人一前一后夹着我,两根粗大的肉棒同时 捅进我的子宫,直肠,下身被塞了个满满当当,前所未有的憋涨感和羞耻使我小 脸绯红。
 
  「好紧,竟然是个处,还以为这年头这么漂亮的嫩蹄子已经绝迹了,赚大了, 哈哈,哈哈」男人下流的笑着。
 
  李仁接话,「还是个雏,不会未成年吧,挑逗了半天也没多少水,还没张开 呢?」
 
  切,羞愤无比的我怎么可能体验那所谓的快感,再加上未经人事过度紧张, 所有的刺激都被大脑判定为入侵了,阴道紧紧夹着肉棒不想让它继续前进,屁眼 也在努力的伸缩着想要吐出这个不受欢迎的异物,这倒让他们更来劲了,开始疯 狂的进行活塞运动,屁屁被撞得通红,得不到足够润滑的两根肉棒不停的撕扯着 阴道、肠子,捣在子宫颈和直肠壁上,剧痛传来,我不由的弓起身子,将胸脯高 高挺起,随着身体起伏,两只小白兔就在男人面前一甩一甩的晃悠,小腿也随着 节奏上下摆动,带着两只脚丫在风中上下颠簸,这幅景象要多淫靡有多淫靡。 
  好痛,原来这就是强奸,眼泪在我面颊流淌,顺着下巴流到胸前,经过乳沟, 小腹,大腿根部最后滴在地上,偶尔有几滴滴落在跳动的小兔子上,难道我的清 白就这么结束了,冰清玉洁再也不属于我了……
 
  也不知道他们搞了多久,突然停顿后肉棒突然喷出滚烫的液体将我拉回现实, 不要,我挣扎着想要脱开下体的异物,我不要怀孕啊,不要不要。可偏偏身体丝 毫不能动弹,两个色魔邪恶的继续将肉棒顶在里面喷射,同时四只大手还用力的 揉捏着小白兔和屁屁,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好吧,这样也是完了,满以为他们爽过了总该结束放人了吧,结果这两把我 换了下姿势,男人抓住我的双脚拉到身旁,李仁抱住我的脑袋,这样我身体向下, 屁屁对着男人的肉棒,眼前晃悠着李仁的家具,犹如推车。李仁把我嘴上的绳子 解开,掏掉内裤,把肉棒凑到我嘴前想要进入,闻着这恶心的臭味和沾到嘴边的 粘液,我极力躲避,打死也不肯放它进来。
 
  男人挺起黑枪,对着屁眼刺了进去,这个突然的刺激让我不由自主的啊了一 声,喔,李仁那恶心的巨物乘势也捅进了我嘴里,暴长的肉棒一直顶到我喉咙深 处,强烈的窒息感传来,我的小嘴哪里放的下如此对象,爆满的嘴巴连舌头都给 紧紧压住,由于深处传来的一阵阵反胃让我也无力报复。两人不顾我哭泣又开始 了疯狂的运动,直到一股股浓精再次喷射到肚子里,嘴巴以及喉咙深处,这俩依 旧不肯放过我,硬顶着喉咙的巨物让我没法呕吐,只好将腥臭的精液吞了下去, 带来一阵干呕。
 
  男人又尝试着用我脚丫夹住他的肉棒来回套弄,舒服的表情在我眼里是那么 令人作呕。
 
  李仁玩弄着我的乳房,叹息这两只可爱的小白兔不够大,没法玩花样,只得 再次抱起我,将肉棒挺进我的阴道。不知道被他们搞了多少次,我已经无力挣扎 像软柿子一样瘫在地上,心想着何时他们才能放我。还是太单纯了,这两明显已 经是惯犯的家伙怎么可能留下活口,还在玩弄我的时候他们就在想怎样下手了。 
  把小裤裤重新塞到我嘴里用绳子捆好,这次男人抱起我,夹在臂弯里跟着李 仁走到一个洞穴前把我放下。
 
  「就这里吧,弄死了丢到里面,不会有人发现的。」
 
  天哪,他们要杀掉我,这才明白不仅仅是贞操,连生命都要走到尽头的我强 打精神再次挣扎,看着我又有了动静,两人嘲笑着在我身上乱揉乱摸。慢慢的耗 尽气力,我再次陷入沉寂,实在是挣扎不动了。
 
  看着我不再动弹,李仁突然将手伸进我的屁眼里,本已撕裂的花蕾再次被更 庞大的家伙撕裂,钻心的痛让我剧烈抽搐,高高翘起的屁屁倒方便了魔爪的进入, 更剧烈的疼痛接踵而至,李仁这个禽兽竟然在掏肠,血淋淋的肠子被一点点掏出 并恶作剧般的绕在我脖子上,剧痛使我泪如泉涌。
 
  男人摸着我的脚丫,掏出一把刀,从脚踝处割下,他要拿走我的脚丫,拿走 这对完美的艺术品回去珍藏,我拼命想挣扎但还是被他得逞,小腿上留下一道血 口,本该连着的两只小可爱装进了男人的一个布袋里。
 
  意犹未尽的男人又将我没有毛毛遮挡的粉嫩的阴唇割下,留下个呼呼冒血的 肉洞,李仁拿过刀子将我搬起,将我胸前那对小白兔也取走了。
 
  看着到处冒血肯定无法生还的我,又揉了揉白白的屁股,李仁凑到我耳边轻 轻说:「小胡涂蛋,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看你快死了,我还是告诉你个小可怜吧, 我不叫李仁,叫刘富平,免得你下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弄死的。」说完他们才 意犹未尽的将奄奄一息的我抬起丢进洞里,扬长而去。
 
                 2
 
  我叫白琳,今年18岁,个子不高,才162公分,娃娃脸,苗条,沟沟不 够深,让众狼失望了,欣慰的是好歹还拥有修长美腿和白净小巧的脚丫子,总体 来说属于青涩美女型(*^__^*) .由于性格比较内向怕羞,丢三落四且时不时提
 出些幼稚问题,同学都叫我小迷糊。
 
  我家不久前刚刚搬到一个小区里,陌生的环境使我没事总喜欢待在家里。今 天晚上父母都不回来,只穿了件吊带睡衣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突然 就停电了,四周黑漆漆的,由于家里的开关一切正常我只好开门打算出去看看电 表是不是缺电了。门刚刚打开,一个黑影就钻了进来,不等我出声嘴巴就被一只 大手捂住,同时肚子上就像被铅球轰到,闷哼一声就失去了知觉。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就在自己卧室,双手已经被绳子紧紧捆在身后,向上吊 到极限,吊带睡意已经不知去向,下身传来一阵阵剧痛。
 
  那个男人正从后面抱着我,修长的双腿被交叉盘腿捆在一起坐在男人的大腿 上,一根滚烫而粗大的肉棒正捅进自己最敏感的蜜穴中大力的抽插着。我痛得眼 泪打转,想呼喊救命,却发现嘴巴被胶条封死,嘴里塞着一个腥臭的布团。 
  那男人正性欲高涨着尽情抽插,看着这个刚刚到手的美艳性感的年轻猎物, 双手用力的揉搓我胸前两只小白兔,那力气简直是想生生把她俩拽下来一样。 
  「呜!!……呜!!……」我惊恐的用力挣扎着,但是在那个男人的怀里, 我的力气简直微不足道,那个男人见自己的猎物有了反应,反而更加来兴致,一 边用手指狠狠的掐住我的乳头,一边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欢迎来到恶梦,小 妞,你真可爱……」
 
  「呜哦!……」我感觉自己的下身像撕裂一般的疼痛,男人的阴茎已经直捅 到了子宫口。为了更加用力,他在我落下时还用一只手压着肩头,让我的屁屁重 重砸落在他大腿根部。
 
  我痛得呜呜直叫,以前新闻里才有的噩梦变成了现实,悲惨的厄运降临到我 头上。
 
  男人在抽插了几百下后,用力的抖动了一下身子,我只觉得阴道里一阵炽热, 大量的精液在瞬间被射在了里面,然后再从蜜穴顺着大腿根流出来。
 
  意犹未尽的男人解开我脚踝的绳子,把双腿拉到身侧用绳子在大腿膝盖端固 定,敞开的门户让无毛的阴唇和屁眼一览无余。扯了扯我两个乳头,男人将我翻 了过来,由于没有支撑上半身栽倒在床上,屁屁高高撅起,男人满意的揉捏着我 的阴唇,再次将阴茎插入阴道,猛烈抽插,又射了一次后男人将阴茎拔出,但这 并不是结束,他把硕大的阴茎顶在了我花蕾上,用劲挺入。
 
  我柔嫩的花蕾如何受的了巨物的野蛮攻击,撕裂的肌肉流出鲜血染红了他的 阴茎,这让他更加疯狂的往复抽插,直到再次将稠密的精液射到我肠子里。 
  反复玩弄了几次,男人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我得快点解决你,时间不早 了。」
 
  我不想死,我拼命挣扎着,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捆绑结实的我根本不能阻 止他做任何事
 
  男人抱起我,故意没有拉好裤子拉锁,怒挺的阴茎扎在我阴道里权当支撑, 一手抱着后背,一手捏着乳头走出房门,随着步伐起伏,我的身体自然而然的上 下套弄着他的阴茎,小腿在他身边上下晃动。
 
  正值寒冬,半夜的街上只有一个男人抱着个赤裸的小女孩行走,他毫无顾忌 的走到一截栅栏前,「就在这里吧,这里最方便早晨人们欣赏你美丽的肉体,嘿 嘿」
 
  想到自己要一丝不挂的死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耻的我不停挣扎。男人向上抱 了抱我,一口咬在右边的小兔子上,牙齿完全陷了进去,流出细细的血丝。然后 拿出事先做好的紧束绳套套在我头上,一头绑在栅栏的横杆上,随着男人的放手, 体重拉着绳套越收越紧。这个绳套还有个特点,卡在脖子上的部分是一个比脖子 稍长的扁平木棍,避开了动脉,让我无法因为供血不足提前死亡。当身体最终停 止下滑,木棍紧紧压死了喉咙,气管气管被完全封闭,一点空气也不能吸入了。 原来窒息是那样的痛苦,我胸部像火在烧,肺就像个瘪掉的气球拼命想扩张却没 有办法做到,心跳越来越快,小脸很快就憋得通红,浑身在颤抖,胸前的小白兔 不停跳动,两条没有固定的小腿不停的乱蹬,脚丫弓着尽力伸向了远方,没有遮 挡的小脚丫显得更加可爱和无助,淌血的P眼和肥嫩的阴唇一紧一紧的收缩。 
  看到这个样子,男人忍不住撕掉我嘴里的胶条,掏出那团破布,将硬挺的阴 茎捅了进去,粗大的阴茎占满了我的小嘴,一直顶到喉咙口,一阵反胃却吐不出 来。男人不停的抽插着。
 
  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我两眼泛白,胸脯前挺,尽力想吸入一丝空气,可 惜一切都是徒劳,扭动的身体和乱蹬的小腿也在白白耗费着剩余不多的生机,慢 慢的动作越来越小,两只小兔子不在跳动,小腿也不再上下摆动,一对小可爱极 力弓向前方僵在那里,松弛的肌肉再也无力阻挡尿液流淌,张大的花蕾里也吐出 些许黄黄的粘物,我的生命终结了。
 
  男人似乎对猎物的死亡毫不在意,依旧怒挺着阴茎来回抽插直到腥臭的浓精 喷满少女的小嘴,从嘴角,鼻子里流出,这才离去。
 
  早晨人们惊愕的发现一个一丝不挂的美丽少女挂在栅栏上,双手后背捆绑吊 到极限,两只小兔子依旧挺拔,仿佛刚刚被揉弄刺激,修长的双腿被分开固定在 身体两侧,凸显着没有毛毛遮挡的阴唇和凝固着血水的花蕾。两只小脚弓着伸向 前方,紧紧并拢的脚趾粉嫩无比。粘稠的带着腥臭味的液体从鼻子,小嘴以及下 体流出,淌在地面上凝结。是谁如此残忍,将这个小女孩凌虐杀死。
 
***********************************   末日版本2这次注意分段了,虽然看上去好象还是有点长= =
 
  此外偷懒直接复制了上篇开场白,以及前半部份借鉴了奸杀陈娇娇那个文章 的部分段落,后半部分残杀段完全原创。
 
  这次应该是窒息吧,上次猜到也是断肢了呵呵。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mlcf1995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