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插翅难翔番外
插翅难翔番外
 
    插翅难翔番外
 
    夏夜
 
    一
 
    酷暑炎热占据了整个八月,没有丝毫的雨水。到了晚上,也感觉不到凉爽, 风中都滚夹着热浪,让人艰难的喘不过气来。
 
    甘谷县郊区的一幢小楼上,有一扇窗户紧紧闭合着,又被厚重的窗帘遮掩。 房子内隐约传出男人喘息呻吟的声音。
 
    屋子里家具简陋,只有房间中央放置着一张大床,铺设着桃红色的床单。昏 暗的灯光下,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赤身裸体的趴在床上,脖子上套着一条皮 质的项圈,被一条铁链锁在床头的钢管上。另一个中年男子半骑在他的身上疯狂 的扭动着屁股,粗硬的肉棍正残忍的在青年的肛门里迅速的抽动着。
 
    “我操死你这个贱货!”中年男子尖着嗓子骂着,尽管天花板上吊扇玩命的 旋转,中年人依旧满头满脸的大汗。
 
    “嗯……嗯……”青年双手紧抓着床头的钢管,咬牙忍耐着男人的进攻,栓 着脖子的铁链随着身体的晃动放出清脆的碰撞声响。
 
    “喊我爸爸!”中年人喘息更加粗重,厉声命令着。
 
    “……”青年人浑身的筋肉都绷紧了,却始终不发一声。
 
    “叫爸爸,不叫我操死你!”中年人伸手从床边丢着的裤子上扯下皮带,朝 着青年宽阔的脊背狠狠的抽落。
 
    一声清脆的声响,伴随着青年短促的惨叫。中年人一手揽住青年的屁股,将 阴茎插入的更深,青年痛苦的呻吟着,勉强支撑的双腿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皮带胡乱的抽打着青年的脊背和臀部,一道道血红的印记浮现出来,而在痛 苦的折磨中,青年的阴茎也逐渐挺立,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鸣。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即门被推开,一个壮汉叼着烟斜 靠在门口,不耐烦的喊了句:“好了,时间到了。”
 
    “我靠!”中年男人的嗓音颇高,扬声骂道。“赵武威,我日你妈!老子正 在兴头上呢。”嘴里说话,双手按住身下的青年,更出力的抽送着。
 
    赵武威嘿嘿笑道:“有能耐你再干一个钟头,给钱就是。”
 
    中年男人不理会他,狠命的将阴茎插入青年的身体,哼哼唧唧了几声,身体 震颤着射精了。
 
    “怎么样?这钱花的值吧!”赵武威扫了一眼伏在床上喘息着的青年,笑问 正在穿衣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人鼻子里哼了一声,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神情,看着面前年轻壮实 的身体,又拿过皮带在青年的身上狠抽了两下,这才皮带系回到自己腰上。
 
    “老赵还真有你的,从哪里找来的货色,肯这么为你赚钱。”中年男人酸溜 溜的说着,一边从钱包里数钱出来递给赵武威。
 
    “管那么多做啥!你常来光顾就对了。”赵武威接过钱来,头也不抬的说。 
    “他叫什么名字?”中年男人留恋的望了一眼锁在床上的青年。
 
    赵武威咳嗽了一声,冲着床上的青年呵斥道:“刘磊,还不谢谢吴老板的光 顾。”
 
    刘磊慢慢的爬起身,跪在床上,低声说道:“谢谢吴老板的光顾。”
 
    中年男人咯咯笑着走到刘磊身边,抚摩着刘磊的身体,又凑过去在他脸上亲 了一口道:“不客气不客气,以后我会常来的。”
 
    刘磊屈辱的跪在床边上,忍受着那只白嫩的手握住了他的阴茎,慢慢的套弄 起来。
 
    一边的赵武威又不耐烦起来,嚷嚷道:“你个老色鬼,再摸要加钱了。” 
    吴老板白了赵武威一眼,依依不舍的走了,屋子里只剩下了赵武威和刘磊两 个人。
 
    赵武威慢悠悠的走到刘磊面前,看着蜷缩着身体跪在床上的刘磊,嘿嘿笑道 :“真想不到,你这小子居然比马少春还受欢迎,老子还真看走眼了。”
 
    刘磊低着头,看见眼前被阴影遮挡,知道赵武威到了面前,连忙抬起头来, 果然赵武威已经解开了裤子,将他那根又黑又粗的阴茎掏了出来。刘磊连忙张嘴 接住,卖力的吮吸起来。
 
    赵武威仰着头抽烟,闭着眼享受了片刻,嘟囔道:“你这口活可是真要跟马 少春好好学习才行。”一边说一边伸出大手在刘磊的背上揉捏着。碰触到皮带抽 打留下的泛血的红痕,刘磊疼的浑身的肉都绷紧了,含着阴茎的嘴里发出断续的 呜咽。
 
    赵武威淫笑道:“你这叫唤声果然比马少春的鬼叫好听。”看着刘磊的脑袋 在自己的裤裆里起伏,赵武威不由自主的晃动着屁股,同时,两只手伸到刘磊的 胸前,抓住他的两颗乳头恶狠狠的揉捏着。
 
    “呜呜……呜呜……”刘磊嘴里痛苦的呻吟起来,这让赵武威更加兴奋。 
    他的大手狠狠抓住刘磊的头发丝毫不肯放松,粗大的阴茎将刘磊的整个口腔 完全充满。
 
    突然赵武威口袋里的手机叮叮咚咚的响起来,赵武威一翻折腾也是满头大汗, 他一边接听电话,一边扯开衣襟扇风。
 
    “谁呀?”赵武威粗声粗气的问了一句之后立刻沉默了下来。
 
    屋子里静悄悄的,能听到电话里隐约的人声。刘磊满脸的汗水流到了叼着阴 茎的嘴里,他感觉到赵武威的阴茎慢慢的软了下来,身体却不敢稍动,仍然老老 实实的保持着跪姿。
 
    “缓两天嘛……”好半天,赵武威才陪着笑答了一句。“我这里最近生意不 错,手头上一有钱先给您送去。”
 
    电话那边又是一阵咆哮。
 
    “要不这样,我这有个娃子,给您送去先尝尝鲜,就当是利息好了……钱过 两天一定送过去。”赵武威又道:“我这可是上门服务呢!你多叫几个朋友一起 玩也没关系,那才有趣……是……是是是……一定一定……放心放心……”
 
    挂了电话,赵武威黑着脸狠狠的骂了起来。“妈的,才几个钱就至于这么大 惊小怪的。要不是……你他妈的楞什么神,快给老子吃!”他猛然抓住刘磊的头 发,阴茎狠狠的在刘磊的嘴里抽送起来。
 
    刘磊大气也不敢出,嘴里混着异味的浆液顺着嘴角流淌出来。
 
    “等会去趟城东的甘霖茶社,找他们的经理,就说是我让你去的。”赵武威 冷冷的说。“老子欠他些赌债,只好先拿你的屁股挡一挡了。”
 
    刘磊平时听赵武威说起过这个叫甘霖茶社的地下赌场,如今知道要拿自己的 身体去供人玩弄,心里又恨又怕,含着阴茎的嘴里只得模糊的答应。
 
    赵武威余怒未息,把刘磊从床上拖了下来,狠狠地道:“哼!就是玩那玩的 也是老子玩过的烂货!给我把姿势摆好!”
 
    刘磊连忙在床边双腿微分站的笔直,弯下腰去两手抓着脚腕。
 
    赵武威看着刘磊高高撅起的屁股,刚被操过的肛门微微张着,有些红肿,想 起刚才尖声尖气的老吴,心里又添了愠怒,恶声恶气的道:“等我操死你这个烂 货!”一边从床头的抽屉里翻出套子来带上。
 
    刘磊站在那里听见身后的声响,心惊胆战,双手紧握着脚腕,两条腿也禁不 住微微颤抖起来。
 
    赵武威挺着粗壮的阳具,喝道:“腿别打弯,站不直么?”
 
    刘磊连忙绷直双腿,赵武威的阴茎已经立刻插入他的身体。“啊……”迅猛 的抽插让刘磊的身体控制不住平衡的朝前冲去,他惊呼了一声,连忙用双手捞住 脖子上的铁链勉强站住,身后的赵武威不依不饶,一把揽住刘磊的身体,狂抽猛 插起来。
 
    “嗯……嗯……啊……”刘磊被操的头昏眼花,身体摇摇晃晃,开始还竭力 双手抓着铁链维持平衡,到了后来终于忍不住趴在了床沿上,大声呻吟起来。 
    可这愈发让赵武威亢奋,尽情在刘磊身上发泄着兽欲。
 
    当他蛮横的把阴茎从刘磊的肛门里抽出来的时候,刘磊痛苦的惨叫着,之后, 一只橡胶阳具被填塞进他的肛门里。连接着假阳具的贞操裤将刘磊的下体严密的 包裹住,几条皮带在他的身后系住,赵武威将一只密码挂在了贞操裤后部的锁眼 上。
 
    锁头“嘎嘣”一声咬死,刘磊的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
 
    点上根烟,赵武威美滋滋的抽了两口,这才扯下阴茎上的套子,走到刘磊的 面前道:“张嘴!”
 
    刘磊默默的张开嘴,看着赵武威倒提着安全套,将里面的精液倾倒进他的嘴 里。腥涩的液体被他竭力的吞咽下去,依然不敢把嘴合上,一双眼睛充满畏惧的 望着赵武威。
 
    赵武威拿笔将一串号码写在刘磊的脊背上,脸上也露出满意的神情,他将烟 灰随手弹在刘磊的嘴里。道:“好了,快去穿上衣服,甘霖茶社那帮人该等急了。” 
    二
 
    虽然没有风,但是比起紧锁门窗的房间,外面还是舒坦了很多。
 
    要不是因为牛仔裤里那个紧勒着下体的贞操带提醒着他的话,有那么一会, 刘磊甚至以为自己是自由着的。
 
    再转过一条街,就是甘霖茶社了。
 
    一想到要面对一群陌生人的玩弄凌辱,刘磊本就迟疑的脚步变的更加缓慢。 但是,他更害怕面对凶神恶煞一般的赵武威。他想到了逃走,但是被锁住的贞操 带让他犯愁,虽然密码就写在自己的后背上,可找谁来打开锁呢。
 
    插在肛门里的假阴茎,随着他双腿的迈动缓缓的摩擦着直肠内壁,这种充满 了邪恶的感觉让刘磊浑身的血液都骚动起来。
 
    穿过一条小巷,甘霖茶社已经出现在不远处。
 
    刘磊赫然发现,在茶社的门口竟然停靠着一排警车,警灯在深夜里闪动着刺 目的蓝色光芒,有几个警察正守在车前,远处街边三三两两站着些看热闹的群众。 
    刘磊连忙退后几步,隐身在巷子的暗影里,远远的观望着。
 
    茶社里灯火通明一片嘈杂,一群赌徒在警察的看守下鱼贯而出,分几批上了 门前的警车。
 
    刘磊躲在暗处,瞪大了眼睛分辨那些赌徒的面目,可是他也不认识茶社经理, 搞不清楚是不是在这群被羁押的人里面。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望见从大门里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察,虽然夜色笼罩 下看不分明,但那棱角分明的脸颊,威风凛凛的气势,还是让刘磊立刻认出了那 人,是许俊翔。
 
    刘磊万万没有料到许俊翔还活着,也没有想过会在这样一个时候遇见他。刘 磊顿时慌了手脚,想要逃走,一双眼睛却仿佛钉在了警察的身上,不肯移开。 
    大年初七那天夜里是他第一次见到许俊翔。
 
    那时候的许俊翔饱受赵武威的折磨,警察剑眉深锁,痛苦又不屈服的神情让 他着迷。许俊翔身上穿着凌乱的警服被纵横交错的绳子捆绑着。那时候的他也和 现在一样害怕,也和现在一样,尽管害怕,视线却牢牢的钉在警察的身上不肯移 开。
 
    那天夜里,刘天富命令他和赵武威赵金水押着警察进了澡堂子,警察矫健健 美的身体更让刘磊的心里砰砰乱跳,他和赵武威押着警察跪在地上,刘磊眼睁睁 的看着赵金水那半大小子将小便淋在警察的头上。
 
    也不知为什么,按押着受辱挣扎的警察,刘磊的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残忍的快 感。
 
    当时,赵武威说:“刘老弟,你也给这警察浇上一泡!”
 
    刘磊几乎二话不说的照做了,他学着赵金水的样子,站在警察面前,看着自 己的小便喷溅在反剪着双臂跪在自己脚下的警察头上身上,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 
    可是这个时候刘天富也来了,刘磊被晾在了一边,他看着赵武威强迫警察喝 下刘天富的小便,继而警察被几个人疯狂的折磨着,刘磊眼睁睁看着他的远房叔 叔刘天富,那根肥大丑陋的阴茎横蛮的插入警察的嘴里。那一刻,他的裤裆似乎 都要憋炸了。
 
    警察的乳头上挂着沉甸甸的铅坠子,随着刘天富凶猛的抽送,就在刘磊的面 前不停的晃动,晃呀晃的,晃的刘磊的眼也晕了,心也乱了。
 
    此时的许俊翔穿着整齐威武的制服,正在安排警员将羁押的聚赌人员分批押 解上车。
 
    看着远处那个英俊魁梧的警察,想起半年前那一段经历,刘磊的阴茎又坚硬 起来。
 
    被贞操带束缚着的下体立刻感到一阵憋涨的疼痛。这隐约纠缠着的痛苦不但 没有使刘磊的心思平静下来,反倒更加亢奋。裤裆里的肉棍在贞操带的禁锢中挣 扎着勃起。
 
    几辆警车先后呼啸而去,有警员在维护秩序,围观的人群在逐渐散去。站在 台阶上的许俊翔环视四周,看见警察的目光朝这边望过来,刘磊心头狂跳,连忙 蹲身在暗影里,一边忍受着裤裆里憋涨的疼痛,一边又忍不住探头张望。
 
    刘磊浑身发抖,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是紧张还是兴奋。
 
    他不害怕,就是眼前这个英俊魁梧的警察,甚至还曾被他肆意的殴打过。不 过那时候,许俊翔脖子上套着沉重的木枷,腿上栓着脚镣。刘磊在老板刘天富的 面前极力表现,当许俊翔反抗刘天富的虐待时,他二话不说的冲上去一拳砸在警 察的小腹上。
 
    刘磊体格健壮,落拳是极重的,打的他自己的手背都隐隐作痛,拳头打还不 过瘾,他又用膝盖撞。看着那个魁梧的汉字在自己面前完全无法反抗痛苦的承受 着他的殴打,刘磊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刘天富递给他一根皮鞭,他想也没想,接过来狠狠的朝许俊翔宽阔厚实的脊 背上抽去。
 
    左右开弓挥舞着皮鞭,卖力的朝警察身体上抽去。那一定非常的疼痛,因为 警察的喉咙里发出沉闷沙哑的惨叫,魁梧的身躯随着皮鞭的抽打痛苦的挣扎扭动 着,额头上很快就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但是刘磊始终也只扮演了一个打手的角色,甚至后来,刘天富强迫刘磊为自 己口交。
 
    刘磊迟疑着,旁边站着的赵金水一脸的冷笑。
 
    可那种情形下,刘磊望着身边披枷带锁的魁梧警察,浑身青紫淤血的伤痕, 又看见刘天富两腿间那让他作呕的生殖器,心里却又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当刘天富谴走了赵金水和赵武威之后,他几乎立刻跪下来含住了刘天富的阴 茎。这是他第一次吮吸男人的生殖器,刘天富笑呵呵的指点着他。刘磊默默的笨 拙的吮吸着,耳边还回响着许俊翔凌乱急促的喘息。
 
    街对面甘霖茶社的门口只剩下了两辆警车和几名警察。
 
    许俊翔看了看四周,回身正要进茶社,迎面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警察,两个人 站在门口说着什么。那个警察三十六、七岁的年纪,红光满面,显然正为捣毁了 一个赌博窝点而感到振奋和喜悦,他跟许俊翔交代着什么事情,许俊翔一边认真 的听一边点着头。最后,许俊翔带着门口守候的几名警员一起驾车离开。站在门 口的警察跟他们挥手告别,向午夜的街头望了望,又折返甘霖茶社。
 
    看着两辆警察的红色尾灯消失在沉沉的黑夜中,刘磊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 站在空荡荡的街上,怅然若失。此时,他才感觉到持续挺直着的下体在贞操带的 束缚下已经酸痛难受,几乎失去了知觉。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迷!”刘磊的身后一个人忽然说话,声音很低,但 在刘磊的耳边响起却如同一个炸雷,吓的他失魂落魄。
 
    他转过头来,只见一个带着眼镜的斯文青年站在他的身后,正是赵金水。 
    “你……你……”刘磊张口结舌,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你……你这么会 ……会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这么会在这里呢!”赵金水镜片后面的眼睛闪动着狡猾的微笑。 
    “我……”刘磊迟疑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赵金水并没有追问,而是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来,掏出一根来叼在嘴上,又好 像忽然想起的样子递一根给刘磊。刘磊摇头不接,赵金水拿着烟的手又朝前一送, 刘磊将烟接了,就着赵金水手上的火点燃了香烟,贪婪的深吸了一口。
 
    “听说……”赵金水点燃了烟,慢慢的吐了一口烟雾。“赵武威让你和马少 春卖屁股养活他。”
 
    刘磊埋着头抽烟,不答话。
 
    赵金水悠然道:“你来这里是要去甘霖茶社吧。看来你的生意还不错嘛。” 
    刘磊凶狠的一口一口的抽烟,猛不防赵金水笑嘻嘻的说:“一次多少钱,什 么时候我也去惠顾一下。”
 
    “你!”刘磊突然跳起来,脸涨的通红,强压着屈辱,恨恨的说。“你别太 张狂,你居然背着刘经理私放了姓许的警察,要是刘经理知道了,没你好果子吃。” 
    “哦?你看见他啦?”赵金水一副好奇的模样。
 
    “当然,你把马少春赵武威和我一个个的从刘天富身边踢开,不就是看上他 的钱了么?刘天富要是知道你骗了他没杀许俊翔……”刘磊沉着脸盯着赵金水。 
    赵金水依然微笑着,刘磊看不出端倪,两个人在小巷子里对峙着。
 
    赵金水忽然说:“磊哥也对那个警察很有感觉吧。”
 
    刘磊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腔。
 
    赵金水继续说:“你一定来了很久了吧,就一直躲在这里没上去相认么?” 他一边说一边靠近刘磊的身边,用手去搭刘磊的肩膀,刘磊甩了一下没有甩开, 赵金水又说:“一直躲在这里,怕是磊哥也没闲着吧。”他一手搭着刘磊的肩膀, 另一只手忽然朝刘磊的裤裆里摸去。
 
    刘磊象触电般的跳到了一边,但是赵金水已经展露出胜利的微笑,他的手摸 到了刘磊牛仔裤里的硬邦邦的东西包裹着下体,他知道那是什么。“赵武威真是 越来越胆大了,居然让你出来还带着贞操带,滋味一定很爽吧。”
 
    赵金水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忽然望向刘磊的身后,刘磊回头扫了一眼,心直 沉到了谷底。
 
    刚才折返甘霖茶社的警察,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面前。
 
    三
 
    “都进去。”警察上下打量刘磊,然后冷冷的瞥了一眼赵金水,转身朝甘霖 茶社走去。
 
    两个人默默的跟在身后,刘磊又惊又怕,他扫视着空阔的大街,想要逃跑, 赵金水却一副大猎猎的样子,笑嘻嘻的用手臂搭在他的肩上。
 
    甘霖茶社这个地下赌场里,还有一个豪华的房间,是用来接待那些出手阔绰 的有钱人的。此时,宽阔的牌桌旁坐着高高低低的六个人,在身后四个警察的督 促下,埋头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
 
    “一份检查这么半天都写不好,你们只顾着赚钱了,没上过学么?”一进门 警察就冲着桌子边的几个人冷冷的说道。
 
    刘磊跟着赵金水走进了房间,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朝哪里搁,正在慌神,却 发现赵金水已经和警察坐在了沙发上。赵金水居然接过警察递过去的烟,笑嘻嘻 的抽了起来。
 
    “你也太不懂事了,这么还带了个人来。”警察眼睛盯着刘磊说。
 
    “他,不是我带来的。”赵金水笑道。“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这时,桌子边六个赌徒里猛然站起来一个青年,操着东北口音道:“是白所 长吗?
 
    我写好了。“
 
    桌子边的六个人除了他,都是四五十岁西装革履的男子,只有他年轻高大, 非常显眼。
 
    刘磊一听那青年叫这个警察白所长,再看到赵金水和这个所长关系非同一般, 立刻想到了赵金水为什么敢把被私刑关押了半个月的许俊翔放走,正是因为这一 切,派出所的这位白所长也是知道内情的。
 
    他立刻又联想到赵金水当初设计引自己去虐待许俊翔,致使刘天富大发雷霆, 把他从身边踢走。刘磊望向赵金水,没想到赵金水也正笑嘻嘻的看着他,望着那 张光润年轻的面孔,想到他所使用的种种手段,刘磊的心里感到一种深刻的恐惧。 
    白所长从旁边的警员手里接过那份检查匆匆的看了一遍,又斜眼瞅了瞅面前 的青年,撇着嘴道:“写的不够深刻。”
 
    那青年不服气的说:“那怎样才算深刻?”
 
    白所长冷着脸,拉长了声音道:“你是要我教你吗?”
 
    青年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急忙拉扯着青年坐下,低声训斥了几句,又陪着笑 脸把自己的检查递了过来。“所长,我的这份检查,您给过过目。”
 
    白所长叫白占杰,这次正是赵金水从刘天富那里知道了消息,几个东北来的 生意人会在这里赌博,他的派出所全员出动,一举端下了这个赌博窝点。他安排 许俊翔把普通的赌徒和茶社负责人等带回派出所审问做笔录,而那几个东北生意 人则被他的几个亲信看押在茶社里。
 
    此时,当他看见检查上写着愿意掏三万元罚款,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嗯! 果然是见过世面的人,跟那初来乍到的毛头小子就是不一样。叫什么名字……” 白占杰看着警察的落款念道。“吴永贵…哈哈!你怎么不叫吴三桂。”
 
    吴永贵看上去五十岁出头的样子,年龄比白占杰大出很多,此刻也只能低声 下气的陪着笑脸。
 
    白占杰把手里的检查递给桌子旁边的警员,吩咐说:“让他们就按着吴三桂 的检查写,这个就是蓝本。身份证地址电话都别落下,落实核对了,让小王给拍 了照才能走。”又对吴永贵道:“知道错了就要改,口头上是一回事情,接下来 就要看你的实际行动了。去坐到那边让我们警员给你拍照,放心,不落案底的。 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吴永贵却指着桌边的年轻人:“这小子不开窍,我先教育教育他。”
 
    白占杰鼻子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他,转身又对赵金水道:“这个送上门来的 又是怎么回事?”
 
    赵金水笑着对刘磊道:“快!脱了裤子让白所长瞧瞧。”
 
    “怎么个意思?”白占杰来了兴致,盯着窘迫的满脸涨红的刘磊。刘磊被这 场面吓慌了神,本能的就想朝出躲,白占杰笑道:“看来是要找个人帮忙喽。” 
    旁边都是跟随白占杰多年的亲信死党,听见所长发话,一个警员立刻过来按 住刘磊,伸手去扯他的皮带。
 
    “不!不要!”刘磊情急,大喊着挣扎起来。
 
    白占杰面色登时沉了下来,其余的三个警察也一起扑了过来,四个人将胡踢 乱踹的刘磊牢牢按在地上,解开皮带,将他的牛仔裤蛮横的褪了下来。立刻,他 两腿间黑色皮质的贞操带展露在众人面前。
 
    “嗬!”白占杰两眼放光,盯着刘磊被贞操带禁锢着的下体。
 
    其余四个警察也被眼前这个残酷的刑具给震住了,各个表情怪异。远处桌子 旁围坐的赌徒此刻更是偷偷朝这边张望。
 
    在众人的注视下,刘磊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的双手竭力的遮挡 着两腿间的刑具,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身后的一个警察道:“这东西还是上了锁的。”
 
    白占杰转到刘磊身后,果然看见贞操带后面的锁扣上挂着一把密码锁。他拿 手拨弄了一下,笑道:“这锁这么打开?”
 
    刘磊咬着嘴唇不肯出声。一直笑眯眯坐在沙发上的赵金水这个时候慢悠悠的 道:“他是来甘霖茶社找人的,既然他不肯说,你们就把他送回派出所,在刚抓 去的那些人里面一问,自然有人知道密码。”
 
    刘磊一听要送他去派出所,首先想到的却是会与许俊翔遭遇,冲口而出: “不!他们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看来就只有你知道喽。”白占杰笑道。“密码是多少?” 
    刘磊脸涨的通红,低声说:“写在我的后背上。”
 
    赵金水笑骂道:“赵武威这个狗东西什么时候也会玩这种把戏了。”
 
    白占杰道:“哦,是你跟我提起过的那人么?那这个受虐狂是叫马什么的吧。” 
    赵金水摇头道:“姓马的是另一个,这个姓刘,叫刘磊。”
 
    白占杰恍然道:“想起来了,刘胖子的侄子。”
 
    此时刘磊已经在几个警察的威逼下脱下了身上的衬衫,壮实的身体上遍布着 汗水。
 
    后背上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几个警察嬉笑着辨认他背上的数字,打开了 密码锁。
 
    因为插入肛门的假阴茎底座嵌在刑具上,所以皮带虽然松脱开来,贞操带却 并没有掉落。一个警察抓住皮带使劲朝下一扯,橡胶阳具被残忍的从身体抽了出 来。刘磊一声惨叫,整个人朝前摔倒,跪趴在白占杰的脚下。
 
    看着贞操带里那根突兀的黑色阳具,警察也傻了眼,表情尴尬的将贞操带丢 在了地上。
 
    白占杰笑道:“说说看,那个赵武威平时都是怎么玩你的?”
 
    刘磊又是疼痛又是羞愧,将头埋在双臂间,身体蜷缩成了一团。白占杰一伸 腿,将脚伸在刘磊的面前,刘磊勉强起身,警察黑色皮鞋的鞋尖顺势挑起他的下 巴,迫使他仰起脸来。
 
    刘磊笔直的跪在警察面前,警察的皮鞋就蹬在他的脸上,粗糙的鞋底刮擦着 他的脸颊。在众人的环伺之下,那种被践踏羞辱的邪恶快感逐渐的占据了他的身 体,刘磊下意识的张开嘴,用舌头舔着白占杰的鞋底。
 
    白占杰按捺着心里的亢奋,用鞋尖来回逗弄着跪在面前全身赤裸的刘磊,刘 磊屈辱的紧闭双眼,一边又卖力的舔着被送到嘴边的皮鞋,白占杰猛一抻脚,将 鞋尖塞在刘磊的嘴里。
 
    “呜呜……”刘磊只觉得嘴角撕裂般的疼,大张着嘴带着警察的皮鞋,两腿 间悬挂着的生殖器竟然在这个时候逐渐的勃起了。
 
    “感觉怎么样?”赵金水递根烟过来,在白占杰的耳边轻声说。
 
    “唔……”白占杰心不在焉,接过烟来点燃,一边吸烟,一边用被舔的湿漉 漉的皮鞋去踢弄刘磊勃起的阳具,马眼上渗出的透明液体粘连在皮鞋上,又滴落 在地板上。此时的刘磊习惯性的双手背后跪直了身体,充血挺硬的生殖器随着白 占杰的刮擦拨弄,更加昂扬起来。
 
    旁边的警察赌徒都面对这诡异的场面都看傻了眼,赵金水心里暗暗好笑,又 吩咐刘磊道:“既然来了,就打个手枪给大家看看。”
 
    白占杰饶有兴致的收回脚,刘磊一手从后面撑着地,一手握着坚硬的阴茎开 始上下掳动起来。随着他手套弄的越来越迅速,呼吸也粗重起来,喉咙里发出断 续的呻吟。旁边的警察赌徒一个个都看的面红耳热,赌徒中那个青年还比刘磊要 年轻一些,此时更是看的目不转睛。
 
    猛然,刘磊身体后仰浑身的筋肉绷紧着,握着阴茎疯狂的套弄起来,随着几 声短促沉闷的嘶鸣,浓稠的精液喷射出高高的弧线,落在暗绿色的地毯上。
 
    房间里的众人还沉浸在刘磊高潮刹那的颤抖战栗之中,只有刘磊尚未平复的 喘息声音在深夜寂静的房间中回响着。
 
    四
 
    刘磊颓然的跪在众人面前,沾满了精液的双手摊开在身体两侧,微微的颤抖 着。
 
    “表演的不错!”白占杰拍了拍巴掌,打破了沉静。“你们几个看什么看? 检查都写好了没?”
 
    旁边的赌徒们回过神来,有两个家伙这才意识到自己看的太专注,都已经站 了起来,此时慌忙拿起桌子上的检查,一叠声的道:“写好了写好了。”
 
    白占杰把收上来的检查捋在腿上,一份一份的翻阅,这六个人一字排开站在 他的面前。
 
    “既然检查都写好了,就要看你们以后的实际行动了。”白占杰道。
 
    “是是是”众人点头哈腰。
 
    “刚才我们这位小兄弟的表演你们看的似乎也挺起劲的,那么现在…”白占 杰从沙发上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慢悠悠的道。“你们也来表演一下吧。”
 
    这话一说出口,六个人立刻呆在了那里。
 
    “请白所长网开一面……”吴永贵陪着笑脸,仍掩饰不住尴尬。
 
    “我这已经是网开一面了。”白占杰一副不耐烦的神情。“要么就不跟你们 啰嗦了,直接带回去再说。”
 
    “你们这是他妈的什么狗屁警察!”那个青年突然怒骂了一句。
 
    白占杰和吴永贵的脸上同时变了颜色,坐在一边的赵金水心中暗笑:这一下 可有好戏看了。
 
    “他是跟谁一起的?”白占杰冷冷的问其余几个赌徒。
 
    吴永贵已经一把将青年扯到了身后,卑躬屈膝的道:“对不住白所长,这孩 子不懂事,他是我带来的。”
 
    “身边带着个男人,你这爱好还挺新潮啊。”白占杰一边说一边看着青年的 表情。
 
    “我操你妈新潮!”果然青年又暴怒起来。
 
    话音方落,白占杰突然一拳砸了过去,这一拳又快又狠,越过吴永贵,重重 的砸在青年脸上。青年一声痛叫,身体歪向一边,白占杰跟上去一脚将青年踢翻 在地。旁边的两个警员立刻拽着青年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拖起来。
 
    “别打他别打他……”吴永贵连忙拦住白占杰,带着哭腔说。“白所长误会 了,他…他是我儿子。”
 
    “带着儿子逛赌场!你这爹可当的真不一般。”白占杰摔开吴永贵,整了一 下身上的警服。
 
    “孩子是放暑假来看我的,晚上朋友叫我来玩,我也没想到这里是……”吴 永贵回头看了一眼被警察架着胳膊的儿子,叹了口气道。“哎…都怪我一时糊涂 ……”
 
    “你跟他们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青年兀自挣扎不休。
 
    白占杰恼羞成怒,猛的拔出枪来指住了青年。“你他妈在吵吵,老子毙了你。” 
    黑洞洞的枪管顶在脑门上,青年虽然恼怒,但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被冰冷 漆黑的枪管顶着额头,立刻被吓傻了眼,气势弱了下去。旁边的吴永贵更是慌的 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白所长,不要啊不要啊……我……我这就给您表演……” 
    青年还想说话,白占杰狞笑着把枪管插进他的嘴里,青年登时瞪大了眼睛, 再不敢做声。
 
    看着儿子嘴里塞着枪管,趴在地上的吴永贵手忙脚乱的脱下裤子来,也顾不 得旁边围观的众人审看,一把握住自己的阴茎就开始掳动起来。
 
    其余几个人看见这阵势,谁也不敢怠慢,索性都跟吴永贵跪成一排,掏出生 殖器各自手淫。
 
    “早这样省了多少麻烦事情。”白占杰撇了撇嘴,旁边的警员立刻拿出照相 机来给跪成一排自渎的赌徒拍照。
 
    吴永贵当着儿子的面手淫,只觉得无比耻辱,他羞愧的紧闭着双眼,但是阴 茎却被一种邪恶的快感充斥着,很快的勃起了,坚硬无比。他一心要护着儿子, 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呻吟,不一会,就颤抖着射精了。也顾不上穿好裤子,又哀求 着白占杰放了青年。
 
    白占杰冷哼了一声,这才收起了枪。
 
    其它几个赌徒也先后哼哼呀呀的把精液抖落在地毯上。然后纷纷穿好衣裤站 成一排。
 
    “白所长,您吩咐的我们都照做了,这就回去……回去表现……”吴永贵跪 在地上没敢起来。
 
    白占杰不理会他,冷笑着对青年道:“你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今天看在 你爹的面子上,不跟你这年轻人计较,不但不跟你计较,还要让你享受享受呢。” 
    赵金水明白白占杰的意思,从旁边走过来伸手去解青年的裤子。
 
    青年怒喊起来:“住手!你他妈的住手!”一边竭力挣扎,但是双臂被两个 警员反扭在身后押着,哪里还能反抗,裤子被解开,只见白色的内裤上已经有一 片濡湿的痕迹。
 
    “刚才看的表演让你挺有感觉么?”赵金水笑嘻嘻的用手指隔着内裤逗弄着 青年的阴茎。眼看着内裤包裹下的肉棍逐渐的膨胀起来。
 
    青年疯狂的挣扎着,一边破口大骂。白占杰不耐烦起来,抄起刘磊卸下来的 贞操带,将上面的假阴茎狠狠的插进青年的嘴里去。
 
    “啊……呜呜……呜呜……”警员用手按住假阳具的底座,不让他吐出来。 青年痛苦的说不出话,喉咙里更是发出野兽般的嘶鸣。
 
    “还挺大的嘛。”赵金水扯下青年的内裤,将那根半硬的肉棍握在手里套弄 着,手指在粉嫩的龟头上来回摩擦,让青年的身体一阵阵的战栗。
 
    赵金水将沾染了粘液的手指在青年的衣服上蹭了蹭,抬腿踹了一脚跪在一边 的刘磊道:“还傻楞着做什么?该是你服务的时候了。”
 
    刘磊慢慢的爬到青年身前,“呜呜……呜呜……”贞操带捂在他的脸上,看 不到表情,青年胸膛不安的起伏着,呼吸也急促起来,口水顺着含着橡胶阳具的 嘴角流淌下来。
 
    刘磊的心里泛起一阵邪恶的快感,他握住青年阴茎的根部掳动了几下,张嘴 将那根通红的大肉棍含在了口中竭力吮吸起来。
 
    “啊……”青年嘴里发出惊呼,但是随着刘磊熟练的动作,青年的挣扎逐渐 变成了颤抖,喉咙里也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感觉怎么样?”白占杰把湿淋淋的橡胶阳具在青年的嘴里抽送着。“他给 你吹喇叭,你也学着点,没准哪天就能派上用场。”
 
    “呜呜……呜呜……”青年双臂被反扭在身后动弹不得,嘴里含着橡胶阳具, 说不出一个字,只是模糊不清的哼哼着。
 
    青年的阴茎在刘磊的吮吸下更加膨胀坚硬起来,从未接受过口交的龟头异常 敏感,不一会,就要到达高潮。青年又屈辱不安的挣扎起来,这一次不等吩咐, 刘磊已经环抱住青年的腰,不让那根有粗又大的阴茎脱离,同时更加卖力的吮吸 起来。
 
    身后的两个警员也狠狠的压制着青年的双臂,两人的脚将青年的双腿向外侧 推开,膝盖顶着他的腿弯,更使他寸步难移。
 
    刘磊此时已经不再给青年口交,他退出嘴里的阴茎,一手紧攥着青年的阴囊, 一手握住青年硕大的阴茎迅速的掳动起来。
 
    “呜呜……呜呜……啊……”青年紧咬着嘴里的假阴茎,迸发出绝望的呻吟, 身体震颤着将精液迅猛的射了出去。乳白色的精液一股股的冲向空中,几个家伙 的眼睛都放着光,看着青年被架住的身体逐渐软谈下来。
 
    护子心切的吴永贵看着几个警察放开了青年,也顾不得穿好裤子,连忙伸手 过去扶住。拿掉了插在嘴里的假阴茎,只见青年脸涨的通红,满脸的液体也分不 出是口水还是眼泪,只失神的望着面前的地板,不做一声。
 
    几个赌徒此时胆战心惊,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白占杰志得意满,点着根香烟抽了一口,挥手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该 忙什么就去忙吧。别忘了你们的检查就是。”
 
    众人连忙点头,吴永贵含泪扶着自己的儿子,在几个警员的押送下,都朝外 面去了。
 
    白占杰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已经是临晨三点钟,他长出了一口气又坐回到 沙发上,冲着赤裸着下体手足无措的刘磊道:“既然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看你还挺喜欢吃男人鸡巴的,老子的鸡巴就赏给你吃吃。”一边说一边解开警裤 的拉链,将阴茎掏了出来。
 
    五
 
    刘磊爬到了白占杰的面前,望着眼前警裤出露出来的半截阴茎。忽然之间, 他想到了许俊翔,身体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兴奋。
 
    看他发呆,白占杰不耐烦起来,狠狠的刮了刘磊一个耳光。“妈的!琢磨啥 呢!”
 
    刘磊被扇的眼前金星乱冒,一抬眼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白占杰,刚才的幻想欲 望一起破灭掉,眼神里露出慌乱畏惧的神情。
 
    白占杰二话不说,反手又是一个耳光。
 
    赵金水站在一边,似笑非笑。忽然说:“赵武威好赌,成天让这小子卖屁股 赚钱,床上功夫应该很不赖呢!”
 
    白占杰一听这话,脸色更加阴沉。
 
    刘磊这也才回过神来,连忙凑上去张口要吃警察的鸡巴,却不料白占杰抬腿 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看见白占杰一脸煞气,想起刚才他拿枪顶在青年嘴里的情形, 刘磊浑身都颤抖起来,连忙手脚并用的又爬回白占杰的身边。
 
    “你他妈个贱货!”白占杰已经将阴茎放回裤子里,又是一脚蹬在刘磊的胸 口,刘磊狠狠的跌倒,又不顾一切的爬回来。
 
    于是,白占杰一次又一次的将刘磊踢翻在地,而刘磊已经完全放弃了尊严, 一次次卑躬屈膝的凑到警察的裤裆跟前。
 
    这时,房门打开,四个警员押送走了那几个赌徒,折返回来。看见屋子里的 场面,几个人楞了一楞,想要退出去,白占杰却笑道:“来来来!都别走。” 
    四个警员表情尴尬的走进屋子,在白占杰的面前站成一排。
 
    白占杰点了根烟,深砸了一口道:“今天弟兄们都辛苦了,来享受一下特别 服务!”
 
    又转向跪在面前的刘磊。“你不是想吃鸡巴么?去!好好伺候他们。看四个 鸡巴够不够你吃。”
 
    四个警员都是白占杰的死党亲信,平时也得了副所长不少的便宜好处,吃喝 嫖赌更是一样不差。其中最伶俐的一个先笑起来,道:“平时哥几个都叫鸡了, 不知道这鸭是什么滋味!”一边说一边岔开腿,立刻就把阴茎掏出来,握在手里 甩动着。
 
    白占杰踢了一脚刘磊,道:“还不赶紧吃!”
 
    刘磊看那警员三十多岁年纪,一脸的油光,心里虽不愿意,但也只得爬过去 默默的含住警察的阴茎吮吸起来。
 
    只三两下那警员就兴奋起来,膨胀坚硬的肉棍将刘磊的嘴巴完全充满,警员 揪着刘磊的头发,一边扭动屁股抽送阴茎,一边回头跟身后的同事道:“还真比 上次操的那个婊子强!”
 
    白占杰哈哈笑道:“他妈的!你们这帮家伙什么时候去逛的窑子,我都不知 道。”
 
    警员竭力巴结所长,虽然从没操过男人,但也多少知道一些,就揪着刘磊的 头发将他按在茶几上,朝手掌心吐了口唾沫,往刘磊的屁股缝里胡乱抹了抹,握 住阴茎根部,将龟头顶在刘磊的屁眼上,恶狠狠的插了进去。
 
    没有润滑的肉棍残忍的插入刘磊的肛门,撕裂般的疼痛让刘磊惨叫起来。 
    警员熟练的反扭着刘磊的胳膊,一手捂住刘磊的嘴不让他出声,叉腿半骑在 刘磊的身上不让他逃脱,拧动屁股,让阴茎更深的插入。
 
    “呜呜……呜呜……”刘磊惨烈的喊叫声被那只大手完全封堵住了。警员调 整了一下姿势,卖力的抽送起来。
 
    另一个警员也已经看的面红耳热,心里正暗自懊悔让先前的抢了讨好上司的 机会,此时也连忙走上去,说:“这嘴既然空出来了,就给我吃吃!”
 
    “对,别让他闲着!”白占杰看的兴奋不已,一边给自己续上根香烟,仍然 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手下强奸刘磊。
 
    “来,让他给咱们俩吃吃。”又一个警员忍不住走过来。
 
    于是正操着刘磊肛门的警员揪着刘磊头发迫使他抬起脸来,后来的两个家伙 分别掏出阴茎,从左右两边同时送到刘磊嘴边,此时的刘磊哪里还能反抗拒绝, 眼看着两只阴茎晃晃悠悠的逼近跟前,还来不及反应,其中一根已经塞进他的嘴 里。
 
    几个人心照不宣,都要讨好上司。就让刘磊的脸朝着白占杰,前面的警员侧 着身,两根阴茎轮番的插入刘磊的嘴里。后面的家伙更是疯狂的抽送,伴随着一 阵阵粗重的喘息和呻吟声。
 
    白占杰看的过瘾,笑道:“这小子怕是从来都没这么爽过吧!”
 
    几个警员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前面的两个更是强行将两根肉棍同时塞进刘磊 的嘴里。
 
    刘磊痛苦的大张着嘴,两根坚硬的肉棍将他的嘴塞的鼓鼓囊囊,发不出丝毫 的声响。两个警员依然还扭动着屁股,阴茎抽送,刘磊嘴角撕裂般的疼痛,喉咙 里发出断续的呻吟。
 
    这时后面的警员淫叫着射精了,前面的一个家伙立刻从刘磊的嘴里抽出汁水 淋漓的阴茎补上了他的位置。有了精液的润滑,他抽送的更加凶猛快速。
 
    在一边看的兴致勃勃的白占杰给还站在旁边的警员小王道:“快来!轮到你 了,等急了吧。”
 
    “这……我……我不太习惯……”年轻的警员小王,一直嗫嚅着站在一边。 虽然平时跟几个同事花天酒地,但在上司面前做这种事情,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看见他迟疑,白占杰的脸沉了下来。
 
    小王跟着白占杰也有一段时间了,深知他的脾气。看见上司冷了脸,心里再 不愿意,也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慢吞吞掏出自己的阴茎,刚要送到刘磊嘴边, 白占杰却突然道:“既然你不喜欢这样,就别勉强啦。”
 
    小王一听这话,手握着阴茎站在那里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见白占杰冷眼看着他道:“既然不习惯他给你吃鸡巴,那你就自己打手枪 吧。”
 
    警员小王一听就蒙了,哀求的眼神望着白占杰,见白占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心里不安,又转向身边的同事求助。
 
    旁边几个警员互相偷望了一眼,谁也不敢多言,都只低着偷继续前后夹攻, 蹂躏着被按在茶几上的刘磊。先前满面油光的家伙把刚塞进裤子里的阴茎又掏出 来,挨擦着又塞进刘磊的嘴里。
 
    刘磊痛苦的呜咽着,嘴里的两根肉棍凶狠的翻搅着,黏稠的液体顺着嘴角流 淌下来。
 
    小王此时手足无措,终于手指捏着阴茎慢慢掳动起来。
 
    “把警帽摘了,这么热的天,你很冷么?”白占杰靠到沙发里,悠然的抽着 烟。
 
    小王取下头上的警帽,脸涨的通红,他竭力的垂着头,眼睛定定的看着警服 下面自己手握着的肉棍一点点的变粗变大。逐渐的,他而被身边几个人的喘息呻 吟声所带动,慢慢的投入起来,脸也仰了起来,鼻孔里急促的喘着粗气。
 
    白占杰不屑的看了一眼警员小王道:“看来以后,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习惯。” 
    穿着警服的小王一边手淫,半仰着的脸又羞愧的低了下去。
 
    白占杰又展颜一笑:“习惯了就好了,你说是不?”
 
    此情此景,小王只有重重的点了点头,同时,浑身颤抖着发出凌乱低沉的声 音。
 
    不一会,刘磊被拖过来跪在小王面前,被几个警员轮奸的刘磊满身满脸的汗 水和精液,嘴角破裂了,猩红色的血液混杂在黏稠的浆液里流淌下来。
 
    他茫然的看着面前那根年轻而又狰狞可怖的鲜红色肉棍,刚张开嘴,就听见 头顶几声怪叫,一股股精液迅速猛烈的喷射在他的嘴里脸上。
 
    旁边一片哄笑声中,小王刚要退后,白占杰笑道:“别让他逃了,这样可不 行。这样的享受说什么都要让他习惯习惯。”
 
    “我不要……不要……”小王连忙摆手,却被同事从旁边架住胳膊。
 
    白占杰在刘磊的背上踹了一脚道:“你那张嘴闲着是要吃枪子么?”
 
    小王的身体在他面前挣扎扭动,一帮警察的笑闹声中,小警员的阴茎悬挂在 警裤外面来回晃动着,龟头上还残留着精液。刘磊此时已经没有了旁的选择,他 伸长了脖子,将警员的阴茎含在了自己嘴里。
 
    “不……啊……”小王的央求声忽然停止了。
 
    在刘磊卖力的吮吸下,小警员的阴茎再一次膨胀坚挺起来。
 
    “怎么样?我这当所长的没有骗你吧!爽不爽?”白占杰把刚点燃的一根香 烟塞到小王的嘴里。
 
    已经沉浸在邪恶快感之中的警员小王叼着烟,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双手不 自觉的按住裤裆里刘磊的脑袋,同时拧动屁股,猛力的抽送起来。
 
    “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白占杰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旁边的赵金水。 “我先走了,你们继续,玩够了算数。今天的行动算是圆满成功,明天都在家休 息。后天来,准备等着那帮家伙给咱们进贡吧。”
 
    “那这个家伙怎么办?”一个警员问道。
 
    “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爱玩就多玩几天,不爱玩了就丢掉。”白占杰 一边说一边走出了房间。
 
    身后的门关上,里面立刻传出一片淫乱的笑闹声。
 
    白占杰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走出了茶社的大门。
 
    一直跟在后面的赵金水道:“刘磊也算是你的菜吧,怎么没尝个新鲜。” 
    “我有你了,怎么会看上那样的破烂货。”白占杰转身看着他,微笑着说。 
    赵金水也回了一个阳光的微笑。
 
    但当白占杰转过身时,赵金水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他清楚白占杰心里想的是什么。
 
    END
 
[ 本帖最后由 善了个哉的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