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日语老师的沦陷
日语老师的沦陷

日语老师的沦陷

高 一开始,我就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也很努力的追求过她,但始终没有得到她的芳心,对她的努力一直到高 中毕业。后来她去读大学,我来了日本,可我对她始终忘不了,临来日本前还去她的大学去找她。当时还天真的认为,如果能得到她,哪怕是放弃所有都值得。可是现实毕竟是骨感的,我带着这份遗憾来了日本。
  我的语言学校在东京新宿,离新宿御苑公园不远,我所在班级中国人居多,其次韩国人、尼泊尔人。对一个从小县城来的我什么都很新奇,用现在话来说就是有点二,我的一切变化就从这个班级开始了。
  班级有20个学生,男女一半一半吧,和我不错的哥们叫小乐,上海人。朝鲜族姑娘秋彤、浙江女孩丽丽、上海姑娘信子、广州女孩小苏,这些人我们关系挺好的。以后的的故事都和他们不无关系!
  这些人中我喜欢小苏身高不到160,大胸,长得可爱!五一期间,我们去迪士尼玩,里面有很多尼泊尔人。
  中午休息大家都在休息吃东西,我和信子在拍照,拍的正起劲呢,我突然看到小苏和一个尼泊尔男孩手牵手!一股怒意油然而生拍照的手停了下来,这时他们两个竟然当众接吻,信子问我怎么了我也没听到。
  晚上我们在池袋吃烤肉,喝了很多酒。心情郁闷的我找到了一知音,名字叫小庄,台湾人,家里很有钱,我们也是一个学校的,那时我才知道,他就是刚来日本就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人物(他来学校第一天就去歌舞伎町找小姐,正好让其他同学看到)。酒后吐真言,我的事他都知道了,没想到,他还嘲笑我,说我天真,像个孩子,说要想得到一个女人没那么复杂,原来他把他的日语老师都睡了,开始我还不信,后来信了——星期六晚上我工作休息,接到小庄电话,让我去他家找他,我到了他家,门没有锁,就进去了,浴室灯亮着,在洗澡,我抽烟等着。
  “a啊aそこ気持ちいい。”
  小庄:“说中文。”
  “好舒服啊~啊~”传出了女人蹩脚的中文。
  我靠,那不是日语老师的声音吗?真的吓到我了,小庄牛逼呀。川井麻美是学校男生暗恋美女呀,35岁,有一个孩子,白白的皮肤,魔鬼身材,整天OL似的穿着,是男人都想干她呀。
  我大鸡巴撑得难受。这时,小庄已经抱着麻美来到了我面前。
  麻美老师也看到了我,我羞的满脸通红,可看到老师的美乳,没毛的骚穴,大鸡巴把帐篷撑的更大了。
  “今天咱俩干他,别给华人丢脸哦。”小庄说。
  老师熟练掏出我的大钢炮,看到比小庄还要粗大的鸡巴,一脸的惊讶?小庄也吓一跳,一脸的嫉妒。
  受不了,我手忙脚乱的把麻美老师按在沙发上,把那满目狰狞大鸡巴狠狠的插了进去,“啊!!啊!啊!!気持ちいい、もっと、もっと。”麻美老师大声喊道。
  毕竟我是第一次,不得章法没有经验,搞了一会感觉马眼酥麻,还没来得及拔出就射了!小庄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自己也感觉丢人!
  不行!场子要找回来,正想着呢!意犹未尽的麻美老师正在拼命的跪舔小庄的大鸡吧,很快就变大了很多,不过,我比小庄还快,因为已经射精的肉棒并没有变软,怒火攻心的我抢在小庄前面,再次把麻美老师按在身下,我的鸡巴在麻美老师的骚比里猛烈的抽插着麻美老师浪叫连连!いいチンコ??チンポ大きい!
  我的自豪感满满的,太他妈爽了!妈的!我要干残你这日本娘们!我按书上九浅一深去干她,干了一会觉得没劲道,还是枪枪到底,插到她子宫来的舒服。
  一个快速抽插几分钟,麻美老师竟然痉挛了,把我吓坏了,我赶忙抽出鸡巴,抽出的瞬间一股液体极速的喷在了我身上,我不知所措的楞在那里!
  小庄羡慕的看着我说:“兄弟行啊!不愧是山东大汉!”
  “她没事吧?”我问小庄。
  小庄说:“高潮痉挛,没事。她应该是第一次痉挛,你太猛了,下面看哥们的。”
  小庄用手指弄的老师咿咿呀呀,小穴流水不止!而我完全没了心情,也许刚才真的吓到我了!屋里淫荡声此起彼伏,我招呼都没打,穿上衣服往外走。
 高 一开始,我就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也很努力的追求过她,但始终没有得到她的芳心,对她的努力一直到高 中毕业。后来她去读大学,我来了日本,可我对她始终忘不了,临来日本前还去她的大学去找她。当时还天真的认为,如果能得到她,哪怕是放弃所有都值得。可是现实毕竟是骨感的,我带着这份遗憾来了日本。

  我的语言学校在东京新宿,离新宿御苑公园不远,我所在班级中国人居多,其次韩国人、尼泊尔人。对一个从小县城来的我什么都很新奇,用现在话来说就是有点二,我的一切变化就从这个班级开始了。

  班级有20个学生,男女一半一半吧,和我不错的哥们叫小乐,上海人。朝鲜族姑娘秋彤、浙江女孩丽丽、上海姑娘信子、广州女孩小苏,这些人我们关系挺好的。以后的的故事都和他们不无关系!

  这些人中我喜欢小苏身高不到160,大胸,长得可爱!五一期间,我们去迪士尼玩,里面有很多尼泊尔人。

  中午休息大家都在休息吃东西,我和信子在拍照,拍的正起劲呢,我突然看到小苏和一个尼泊尔男孩手牵手!一股怒意油然而生拍照的手停了下来,这时他们两个竟然当众接吻,信子问我怎么了我也没听到。

  晚上我们在池袋吃烤肉,喝了很多酒。心情郁闷的我找到了一知音,名字叫小庄,台湾人,家里很有钱,我们也是一个学校的,那时我才知道,他就是刚来日本就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人物(他来学校第一天就去歌舞伎町找小姐,正好让其他同学看到)。酒后吐真言,我的事他都知道了,没想到,他还嘲笑我,说我天真,像个孩子,说要想得到一个女人没那么复杂,原来他把他的日语老师都睡了,开始我还不信,后来信了——星期六晚上我工作休息,接到小庄电话,让我去他家找他,我到了他家,门没有锁,就进去了,浴室灯亮着,在洗澡,我抽烟等着。

  “a啊aそこ気持ちいい。”

  小庄:“说中文。”

  “好舒服啊~啊~”传出了女人蹩脚的中文。

  我靠,那不是日语老师的声音吗?真的吓到我了,小庄牛逼呀。川井麻美是学校男生暗恋美女呀,35岁,有一个孩子,白白的皮肤,魔鬼身材,整天OL似的穿着,是男人都想干她呀。

  我大鸡巴撑得难受。这时,小庄已经抱着麻美来到了我面前。

  麻美老师也看到了我,我羞的满脸通红,可看到老师的美乳,没毛的骚穴,大鸡巴把帐篷撑的更大了。

  “今天咱俩干他,别给华人丢脸哦。”小庄说。

  老师熟练掏出我的大钢炮,看到比小庄还要粗大的鸡巴,一脸的惊讶?小庄也吓一跳,一脸的嫉妒。

  受不了,我手忙脚乱的把麻美老师按在沙发上,把那满目狰狞大鸡巴狠狠的插了进去,“啊!!啊!啊!!気持ちいい、もっと、もっと。”麻美老师大声喊道。

  毕竟我是第一次,不得章法没有经验,搞了一会感觉马眼酥麻,还没来得及拔出就射了!小庄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自己也感觉丢人!

  不行!场子要找回来,正想着呢!意犹未尽的麻美老师正在拼命的跪舔小庄的大鸡吧,很快就变大了很多,不过,我比小庄还快,因为已经射精的肉棒并没有变软,怒火攻心的我抢在小庄前面,再次把麻美老师按在身下,我的鸡巴在麻美老师的骚比里猛烈的抽插着麻美老师浪叫连连!いいチンコ??チンポ大きい!

  我的自豪感满满的,太他妈爽了!妈的!我要干残你这日本娘们!我按书上九浅一深去干她,干了一会觉得没劲道,还是枪枪到底,插到她子宫来的舒服。

  一个快速抽插几分钟,麻美老师竟然痉挛了,把我吓坏了,我赶忙抽出鸡巴,抽出的瞬间一股液体极速的喷在了我身上,我不知所措的楞在那里!

  小庄羡慕的看着我说:“兄弟行啊!不愧是山东大汉!”

  “她没事吧?”我问小庄。

  小庄说:“高潮痉挛,没事。她应该是第一次痉挛,你太猛了,下面看哥们的。”

  小庄用手指弄的老师咿咿呀呀,小穴流水不止!而我完全没了心情,也许刚才真的吓到我了!屋里淫荡声此起彼伏,我招呼都没打,穿上衣服往外走。